奸淫幼女判刑4年半,该打法院板子吗?

日前,惠安县法院官媒刊载了一篇报道——奸淫幼女,严惩不贷! 该报道中的“案情简介”还另外搭配了一个魔性标题:邻…

日前,惠安县法院官媒刊载了一篇报道——奸淫幼女,严惩不贷!
该报道中的“案情简介”还另外搭配了一个魔性标题:邻居“爷爷”和不认识“叔叔”将魔爪伸向幼女。
报道称,11月13日上午,由该院院长吴泰雄担任审判长宣判了两起奸淫幼女案。
第一起:公诉机关指控,2020年8月,近50岁的被告人陈某在自家客厅内,把到其家中与其孙女玩耍的邻居5岁幼女小月抱至床上,实施奸淫行为。事后,小月跑回家中将此事告知其母亲。其母亲遂向公安机关报案。
第二起:公诉机关指控,2020年4月,出生于1996年外地来惠打工的被告人黄某,将正在楼道玩耍的年仅7岁的小红诱骗至家中卧室内,不顾小红反抗,强行实施奸淫行为,还威胁不准告诉家长。小红离开后便将此事告知其母亲,其母亲遂向公安机关报案。被告人黄某随后潜逃回老家,被追捕到案。
裁判结果:
二被告人以奸淫为目的,针对无性防卫能力的幼女实施性侵害,其行为已经构成强奸罪,依法应从重处罚。鉴于二被告人归案后自愿认罪认罚,予以从宽处罚。法院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议均予以采纳,依法分别以强奸罪,判处二被告人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报道称:
人民法院是守卫社会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对侵害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始终坚持依法“亮剑”、严厉打击,以法之名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撑起一把钢铁“保护伞”。 
截至本文发稿,上述报道的阅读量已经9000+。这对于一个县级法院官宣文章而言,并不多见。
据笔者观察,该报道之所以引发关注,概因社会公众对性侵幼女犯罪行为深恶痛绝,而惠安法院对此所谓的“严厉打击”,却仅仅是判处了二被告人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网络上已有人专门撰写文章对此表示批评,直指此举是“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姑息养奸”。
笔者以为,对于司法案件的评判,不能脱离法律框架。为此,笔者对奸淫幼女行为所涉及的相关法律规定进行了梳理,以供读者研判:惠安法院,到底是不是在“姑息养奸”?
关于“强奸罪(奸淫幼女)”的 量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
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一)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
(二)强奸妇女、奸淫幼女多人的; 
(三)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妇女的; 
(四)二人以上轮奸的;中国刑事辩护网提供 (五)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最高人民法院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法发[2017]7号】:
(三)强奸罪 
1. 构成强奸罪的,可以根据下列不同情形在相应的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 
(1)强奸妇女一人的,可以在三年至六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 
奸淫幼女一人的,可以在四年至七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 
从以上规定不难看出,强奸罪量刑起点为三年。奸淫不满十四周岁幼女的,从重处罚,量刑起点视具体情节为四——七年
关于“认罪认罚”
2019年10月11日,两高三部联合印发了《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该《意见》第九条规定:
认罪认罚的从宽幅度一般应当大于仅有坦白,或者虽认罪但不认罚的从宽幅度。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有自首、坦白情节,同时认罪认罚的,应当在法定刑幅度内给予相对更大的从宽幅度。认罪认罚与自首、坦白不作重复评价。 
对罪行较轻、人身危险性较小的,特别是初犯、偶犯,从宽幅度可以大一些;罪行较重、人身危险性较大的,以及累犯、再犯,从宽幅度应当从严把握。
该《意见》第四十条同时规定:
40.量刑建议的采纳。对于人民检察院提出的量刑建议,人民法院应当依法进行审查。对于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准确,量刑建议适当的,人民法院应当采纳。
以上规定说明,对于“认罪认罚”案件,基本上就是检察院拿出量刑意见,法院负责审查,“自由裁量”的空间极其有限!
回顾惠安法院披露的“奸淫幼女”案件事实,两起案件的被告人均属于“认罪认罚”,法院也是基于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确定的量刑结果。
客观而言,在无其他特别加重情节的情况下,二被告人认罪认罚,依法从宽,分别被处以四年半有期徒刑,已经超过了起点刑罚,符合相关规定。公诉机关有此量刑建议,并不为过。退一步讲,即使要打板子,也不该打到惠安法院身上。至于判决结果与报道中使用的“严厉打击”宣传用语违和,实无苛责必要。
不得不说的话
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历来让人深恶痛绝。但是,痛恨是一码事,能否有效惩处是另一码事。
曾经有位女检察官写过一篇推文:我最讨厌办强奸案了(点此阅读)!文中提到:
我最讨厌办强奸案了,因为大部分强奸案发生在密闭而无外人的空间里,证据“一对一”,案件事实真假难辨,令人头疼欲裂。
正因如此,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司法效能,全国人大才决定由两高试行“认罪认罚”制度。
两害相权取其轻!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总比因为证据不足眼睁睁看着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更好。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