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里那些你想象不到的奇葩事

河北监狱管理局11月21日通报称,该局关注到有关唐山监狱罪犯罗某某狱内诈骗的报道后,立即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已进…

河北监狱管理局11月21日通报称,该局关注到有关唐山监狱罪犯罗某某狱内诈骗的报道后,立即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已进驻唐山监狱。
狱内诈骗?怎么回事呢?
据此前媒体报道,2014年,单亲妈妈周慧玲(化名)通过微信结识了自称是某局副局长的“王小坤”,二人建立起恋爱关系。此后三年,“王小坤”不断向周慧玲要钱,周慧玲前后共计打款38万余元。可她没有想到,网恋三年之久的男友竟是河北省唐山监狱的服刑人员罗荣兵。2017年1月,罗荣兵刑满释放,同年5月,周慧玲辗转将其找到。唐山市路北区法院一审判决罗荣兵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半。该案的最大疑点是,罗荣兵用手机实施诈骗是其在唐山监狱服刑期间。一个罪犯是怎么做到在监狱里用手机跟被害人语音聊天的?唐山监狱方面的回复是:实施诈骗用的手机系由外来工作人员进入炊场时带入的,狱警对此并不知晓。
你信吗?反正我信了。(Jlls)
 
 

 
这事儿,还真不是新鲜事。我给你举一个类似的例子。
 
2009年5月,黑龙江女子王楠(化名)通过手机聊天接触到正在监狱服刑的张钧波,两人确立恋爱关系。此后7个月内,张钧波以花钱减刑、打点各单位为由,对其实施诈骗共计388.4万元。2010年,王楠在监狱见过张钧波后得知,汇的钱被他用来购买“黑彩”。曾帮张钧波购买“黑彩”的狱警纪少龙(化名)说,“跑腿”的人中,涉及多名狱警。
 

 
2011年8月,牡丹江监狱对张钧波诈骗罪立案侦查。两个月后,纪少龙因玩忽职守罪被立案侦查,张钧波被隔离审查。就在张钧波在监狱内隔离等待审判期间,又陆续发生多起受害人被骗钱财案件,(Jlls)都是张钧波通过手机作案,其分七次骗得75万余元。2016年4月1日,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张钧波在其前诈骗犯罪被侦查期间,继续实施诈骗犯罪,主观恶性极深,且诈骗数额特别巨大,所骗赃款全部挥霍,并处25年有期徒刑。14名涉案狱警被处理。
 
这个案件的奇葩之处在于,诈骗案发生后,隔离待审期间,狱中继续作案,简直是如入无人之境啊!谁给的机会?
 
2015年1月,澎湃新闻报道了黑龙江讷河监狱在押犯人王东利用手机微信诈骗多名女性的事件,记者发现讷河监狱多名民警涉嫌违法违规。该案也引起极大争议。
 
2014年,在讷河监狱服刑的王东微信与受害者李丽(化名)取得联系后,“因为聊得比较好”,李丽将裸照发给了王东。王东以此要挟,多次与其视频聊天,甚至裸聊。2014年7月,王东通过微信联系李丽来监狱与其会见,并商定在单独会见时发生性关系。为行事方便,王东还要求她穿裙子前往。李丽到监狱后,按事先约定,找到监狱看守大队队长刘艳东,当即付给刘3000元钱。刘明知李丽与王东并非夫妻,不符合会见条件,仍将王东提出并安排其与李丽在会见室的警察值班室单独会见,会见时,王东与李丽发生了性关系。若不是王东变本加厉,以此骚扰、威胁李丽的丈夫(当地一名警察),其不堪其扰于2014年11月向讷河监狱及检察系统举报,该案可能还不会案发。
 

 
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这座黑龙江省省直监狱系统第一所省级现代化文明监狱,可谓藏污纳垢。2006年,为了所谓的监企分开搞创收,监狱进购了250台电脑,组织服刑人员打“魔兽世界”和“完美”等游戏,服刑人员需要升级挣装备卖钱,“这是监狱的创收方式”。另有知情人士透露,近年来,讷河监狱干警在讷河市嫖娼多次被抓,已经成为讷河监狱公开的秘密。而澎湃新闻报道称,除了犯人在监狱内使用手机、赌博、喝酒、开火做饭、乃至脱逃、自杀外,犯人因无钱上交被狱警打伤眼睛、两狱警将犯人活活打死、犯人为打野鸭的狱警下水捞枪被淹死、狱警持枪杀死6位附近居民、狱警在监狱内挟持人质……这样的恶性事件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在讷河监狱接连发生。
 

 
2015年5月2日晚,在江西省东乡县看守所值班的副所长雷荣辉、民警艾清水,在分别接受了社会人员何良贵一条软中华香烟后,由雷荣辉将何良贵、女子“露露”带进了看守所。随后,雷荣辉进监区将服刑人员何玉玲带出,让其一个人单独前往伙房与“露露”约会。到伙房后,何玉玲将大米袋排放在地上,而后他与“露露”在米袋上发生性行为。材料显示性行为时间约20分钟。(Jlls)案发后,江西省公安厅在全省看守所开展安全管理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对抚州市东乡县看守所民警安排留所服刑人员嫖娼的问题,除将2名当事民警交由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外,还追究了从县看守所所长直至公安局长的领导责任,其中党内警告3人、党内严重警告1人。
 

 
这事儿,更往前说,有邵东监狱的例子。
 
“干部嫖娼提心吊胆,犯人嫖娼放心大胆,上有武警站岗放哨,下有警察守门把关”。这是一首曾在湖南省邵东监狱二监区犯人中悄悄流传的顺口溜。
 
邵东监狱位于湖南省邵东县砂石镇,离邵东县城有30多公里,直属于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和许多监狱一样,邵东监狱二监区为方便犯人夫妻团圆,利用一间与监舍连为一体的房子,开设了收费的“特殊接见室”。1998年5月,“特殊接见室”由监区管教股承包。按有关规定,进入“特殊接见室”的人应持本人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接受检验,并办理登记手续。但据邵东监狱二监区的部分监管人员反映,凡进入该监区“特殊接见室”的妇女与犯人共宿,不需要任何证明,也不需要办理任何手续,只需按白天同宿一次交费50元,同宿一晚交费100元的收费标准付款,即可随便与罪犯在“特殊接见室”同宿。
 

 
报道称,某些人见利忘义,管理严重失控。一些罪犯见有机可乘,便与情妇在“特殊接见室”同宿。一些罪犯或刑满释放人员还充当“皮条客”,介绍卖淫女到“特殊接见室”卖淫,一些有钱的罪犯公然在这里“嫖娼”。更令人震惊的是,一些监狱管理人员也充当了“皮条客”。“特殊接见室”一时被戏称为监狱内的“红灯区”。此事经多次举报,得不到查处。后经内参反映,中央领导三次批示,最后,该监区监管人员杨益寿等7人因介绍卖淫充当“皮条客”,分别被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至13年。其中一名监管人员在一酒店与一卖淫女相识,遂带她到“特殊接见室”卖淫,这名监管人员被一审法院判处10年徒刑。
 
今天,人民网公布了一个新闻,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则刑罚与执行变更刑事裁定书显示,罪犯王世兵在监狱服刑期间,享受诸多“特殊待遇”,能喝酒、赌博,甚至使用手机与外界频繁联系,发布微信朋友圈600余条。经查明,2013年下半年,在王世兵及其家属的拉拢腐蚀下,狱警徐某将手机和手机卡带入监内交给王世兵,狱警王某为他办理了银行卡并绑定该手机号,这使得王世兵能用手机掌握资金进账的动态情况。徐某数年间还应请求将累计6.8万元现金违规夹带进监,王世兵因此能够为其他服刑人员提供现金、进行债务结算,供他们进行贿赂、聚众赌博等。因王世兵喜爱饮酒,徐某便利用工作便利累计携带400余斤白酒进入监内。服刑期间,王世兵多次组织聚众饮酒,并用手机拍摄现场照片发布到微信朋友圈,与外界频繁联系互动。更为严重的是,相关人员明知王世兵严重违规,不符合减刑条件,仍大开减刑审批的方便之门,使其获得两次减刑。
 

 
而早在2016年,湖南省雁北监狱服刑人员聚众赌博事件便被媒体曝光。经查,雁北监狱两名民警滥用职权,违规为监区服刑人员夹带现金、烟、酒等违禁物,为其赌博提供便利。
 
我2018年办理一个河北的案件,阅卷时就发现了同案犯张某某在冀东分局第四监狱服刑期间,受到特别照顾,不仅可以玩手机、上网,还可以用手机赌博,在“百家乐”输了七八十万。到后来,不仅给他从外面带饭菜,还多次把冰毒夹在肉饼里带入,供其吸食。(Jlls)这个供述看得我是触目惊心啊,赌博、吸毒,竟然发生在监狱里,而且都是在狱警配合下完成的。
 
对于这些监狱内的违法犯罪行为,法律是有规定的。根据司法部发布的《关于加强监狱安全稳定工作的若干规定》:禁止罪犯私藏、使用移动电话、现金、毒品等违禁品。私藏、使用移动电话,私藏、吸食毒品的,给予禁闭处罚,从解除禁闭之日起,两年内不予提请减刑、假释(有重大立功表现的除外);私藏其他违禁品的,视情节给予警告、记过、禁闭处罚;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司法部《监狱人民警察六条禁令》中规定,严禁索要、收受服刑人员及其亲属的财物;严禁为服刑人员传递、提供违禁物品。违反上述禁令者,视其情节轻重予以相应纪律处分或者辞退,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可是,就媒体报道的案例看,从1998年到2020年,屡屡发生,绝迹过吗?
 

 
近年来,监狱内的腐败问题屡屡被曝光,这与监狱内监督力度薄弱不无关系。从2018年5月至2019年5月,最高检部署开展了为期一年的监狱巡回检察试点,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检察机关共对452个监狱开展1262次巡回检察,共发现问题7238个,发出书面纠正违法和检察建议2808件,得到纠正2008件,发现问题数量同比明显上升。孙小果案后,最高检又决定从2019年7月1日起,全国检察机关全面推进监狱巡回检察工作,改变监督理念、明确监督重点,不仅注重对监狱监管执法方面的监督检察,促进维护好监狱的安全稳定,更注重监督监狱以将罪犯改造成守法公民为工作重点,促进提升罪犯改造效果、(Jlls)防止和减少重新犯罪。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检察监督可以揭开监狱的层层黑幕吗?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