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律所合伙人黑名单

  没有批评的舆论环境不值得信任   一份上千人参与编辑的律所合伙人黑名单消失了,连同一起消失的还有讨论组发起…

 
没有批评的舆论环境不值得信任
 
一份上千人参与编辑的律所合伙人黑名单消失了,连同一起消失的还有讨论组发起人的豆瓣账号。
 
幸好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有人将这份名单保存了下来。一份完整记录讨论组内容的Excel表格在年轻法律人间隐秘流传。
 
这份源于豆瓣法律小组的讨论更像是一场实验,一群年轻的法律人试图构建法律圈雇员对雇主的的逆向评价机制
 
事情的起源还要从豆瓣法律小组的一项讨论开始,该讨论邀请律所的从业人员对曾经工作过的律师团队进行评价,实质上是对律所合伙人的评价。
 
讨论要求律所从业人员在0-10分之间对律所合伙人进行量化打分,以此作为推荐指数。为了佐证评分的客观性,讨论还要求简单说明评分原因。
 
坊间流传的Excel表格将这次讨论分为三个板块,除黑名单外,还有白名单和八卦。
 
黑名单,顾名思义记录的都是律所合伙人不光彩的一面,意在提醒后来者谨慎进入这些团队,以免入坑。
 
绝大多数进入黑名单的律所合伙人,最重要的共同特征是:给钱少
 

 
年轻人出来工作的首要目的是赚钱,经济不自由则行动不自由,行动不自由则思想不自由。正如王尔德所说:年轻时,我以为金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现在老了,才知道的确如此
 

 
给钱少自然成为黑名单律所合伙人的“头号罪状”。就全国范围内而言,律所应届毕业生的薪资水平差异很大,从0-25000元不等。与就职于公司的法务应届毕业生相比,律所新人的薪资水平普遍偏低。
 
在买方占据主导的律所雇佣市场,律所新人缺乏议价能力,加之“刚工作的年轻人要以学习为主”的错误观念的误导,律所新人薪资水平低被视为理所当然。
 
如果您认为年轻法律人眼里只有钱,那可能要让您失望了,进入黑名单的不乏两万加俱乐部的红圈所和知名大所。
 
拥有多数年轻人无法企及的薪资水平,还有什么值得抱怨的呢,这些人的回答是:加班多
 

 
工作不是请客吃饭,更不是做慈善。工资高自然工作量大,加班也是常有的事。只是更多人律所合伙人是给钱少,还要求多加班。
 

 
当然,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给钱少,加班多,还充斥着PUA
 
正如这位用户如此评价律所合伙人:专业能力不强,但装逼指数极高,pua教父。
 
PUA这个词很难界定,实际上更多的表现是律所合伙人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对年轻律师进行人格侮辱,还包括业务能力差,人品差等。
 
与黑名单相对应的是白名单,从参与者对白名单律所合伙人的评价来看,年轻法律人的要求并不高,无非就是不错的薪水,不严重的加班,良好的专业能力,以及友善的工作氛围
 
摘录一些评价样本:
 
气氛好,工资高,从不pua实习生。
 
团队氛围好,愿意教实习生,专业。
 
业务能力强,人虽然要求严格但很有原则,能学到东西,团队氛围也还好。
 
有很多的锻炼机会,很希望带新人,对新人就像朋友一样,会客完之后还会带你去吃饭,工作时间,带你体验很多的法律事务,基本的法律顾问单位的小案子会全权给你负责,定时汇报,开庭陪同。
 
中国法律服务市场有很多关于律师和律所的评级,这些评级的水平层次不齐,但无一例外都是正面的评价。
 
这种评级策略是安全的,更是商业化运营的常见套路。
 
讨论组被删除,账号被注销,但这些年轻人曾经努力过,并将持续努力下去,雇员逆向评价雇主的实验才刚刚开始。
 
为了让未来的白名单更长,我们现在需要小心翼翼地充实黑名单。
 
因为没有批评的舆论环境不值得信任。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