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赌博涉及的法律问题

因为疫情,诸多娱乐项目,如酒吧、棋牌室等都遭到了严查,于是很多人员将娱乐的项目转至线上。笔者偶然通过身边的朋友…

因为疫情,诸多娱乐项目,如酒吧、棋牌室等都遭到了严查,于是很多人员将娱乐的项目转至线上。笔者偶然通过身边的朋友接触到了网上德州扑克,本人倒是通过查询相关资料,发现了其中的一些门路。

一、信息首先来源于新闻报道

1、央视调查德州扑克APP:近万人参赌,大型俱乐部月入数百万

2018年4月15日, 央视新闻客户端发布了一篇题为《央视调查德州扑克APP:近万人参赌,大型俱乐部月入数百万》的报道。报道显示,2018年4月,央视记者经过两个多月的持续追踪调查发现,在多个网络游戏平台里,一些看上去只是为了娱乐的游戏,却暗藏着一个个看不见赌徒的赌局,赌博参与者披着网络游戏的外衣,在游戏中豪赌。

德州扑克网络app平台都是公开的,在苹果商店和安卓系统中自由下载(只是目前较为隐蔽,但通过相应渠道可找到下载链接)。扑克圈、德州约局、微赛德扑、扑克部落,这些平台都是赌博平台。这些德州扑克app不仅可以随意下载,玩家还在这些平台里明目张胆的在进行着赌博,而且金额巨大。一个叫做扑克圈的德州扑克app,同时开近100个不同级别的房间,让不同的俱乐部会员之间对赌,这种模式让扑克圈这个app迅速成为网络德州扑克的爆款,它每天可以开1000多个房间,形成了近万人共赌的庞大局面。与其他app 由俱乐部开设房间不同,扑克圈的房间由平台根据级别开设,从1元2元到50元100元,在这里不同的俱乐部会员之间可以对赌。由于每个房间的筹码的级别不同,保守的估计城市英雄俱乐部平均在每桌上可以获利500元,它一天可以开300桌。那么,每一天,这家俱乐部就可以盈利15万元人民币,一个月可以盈利约450万人民币。

2、公安部侦破一批网游平台上设赌大案“德友圈”涉案流水逾十亿

2018年5月9日,北晚新视觉网发布了一篇《公安部侦破一批网游平台上设赌大案“德友圈”涉案流水逾十亿》的新闻。新闻内容显示,2018年4月,公安部指挥河南、北京、广西等地公安机关联合行动,成功侦破北京联众公司棋牌事业部利用网游平台开设赌场案,抓获联众公司执行副总裁秦某、棋牌事业部负责人徐某、大客户部负责人周某及“银商”张某等36名犯罪嫌疑人,冻结涉案资金6500余万元。

经初步审查,2010年以来联众公司棋牌事业部下属“德州扑克”项目涉赌资金收入累计达3.35亿元。今年1月底,公安部指挥吉林公安机关侦破涉及7省30市的利用“德友圈”APP开设赌场案,抓获四川成都某网络公司多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涉案赌资流水逾十亿元。与此同时,公安部指挥浙江公安机关打掉利用“797”网游平台开设赌场犯罪团伙,协调境内外联合抓捕犯罪嫌疑人52名,冻结资金3.3亿元。

二、通过刑事判例可窥知网赌运营模式
1、董翔宇开设赌场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2019年7月30日发布的(2019)渝0105刑初675号刑事判决书显示,2018年2月至2018年10月期间,被告人董翔宇利用“鱼扑克”(又称“德友圈”)软件的棋牌娱乐功能设立网上“赌场”。即在“鱼扑克”软件上开设“俱乐部”,由开设人管理该“俱乐部”。具体操作是,赌客先与董翔宇通过微信联系参赌获得董翔宇允许后,赌客才能进入该“俱乐部”赌博,赌客需与董翔宇约定赌注大小等事情并向董翔宇的支付宝转入赌资,再由董翔宇等人按比例将该赌资兑换成虚拟赌注为赌客上分。赌客在“俱乐部”赌博时用该分进行下注、结算。一局赌博结束后(一般是2小时一局),“俱乐部”按赢家赢利的5%抽成,并将赢利的2.25%返利给董翔宇作为报酬。然后,董翔宇将虚拟赌注兑换成现金,通过支付宝转账给赌客。

通过上述方式,被告人董翔宇多次组织赌客吴博、黄茂华何小兵等人到该“俱乐部”赌博。经公安机关调查查明,董翔宇共计接收三人转账的赌资为393263元。

2、王建强、徐灿、夏声宇等开设赌场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2018)苏0104刑初266号刑事判决书显示, 2017年7月以来,被告人王建强为了牟取利益,在德友圈APP软件上开设供他人网络赌博的俱乐部,通过提供现金结算的上下分服务,在该软件内开设房间供他人进行德州扑克赌博,参赌人员在进入赌博房间赌博前,需要先通过微信、支付宝等方式向俱乐部的客服购买至少400分的赌博筹码(1分代表人民币1元),牌局完毕后赌博人员以剩余积分向俱乐部财务兑换赌资,参赌人员根据规则在特定情况下可以向庄家购买“保险”,与庄家对赌。

为保证赌局的正常进行,被告人王建强雇佣多人在俱乐部充当“顶桌打手”,在赌局中操纵账号参与赌博,领取工资及一定比例的分成。网络赌博涉及的法律问题
三、网络赌博各方行为的法律评价

网络德州扑克赌博,主要牵涉到三方,玩家、俱乐部和平台,那么这三方是否已经触犯法律?

1、对于普通的玩家而言,在法律上可以称为参赌人员。他参赌的次数和金额,如果金额较大(具体每个地方不一样),达到处罚标准(未达到刑事犯罪的标准);那么参赌人员就涉嫌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70条,重则可能会被公安部门处以5日至15日以下行政拘留并罚款。

2、俱乐部行为一个是在法律上,涉嫌聚众赌博,尤其是抽成的这个行为,就是从普通参赌人员身上抽取一定的分成,法律上叫抽头渔利,社会上叫水头。如果抽头渔利达到了立案的标准,则涉嫌违反我国《刑法》303条(开设赌场罪),依照法律规定可能会被处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可能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3、对于网络服务平台,在明知道有人利用它的平台从事赌博,而没有采取相应的制止措施,还间接或者直接从中牟利,该网络平台就涉嫌构成开设赌场罪。

不过无论参与与否,知情与否,笔者认为平台也难逃法律的追责(类似于快播案)。因为即便是平台声称自己不知道这些情况的发生,它仍然要负相应的法律责任。因为依据移动互联网应用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第7条,它有主动监督管理义务。它没有进行主动监督管理,就要负相应的法律责任。相应的网络服务平台,也属于是以不作为的方式,涉嫌共同犯罪,而构成开设赌场罪。

四、互联网背景下严厉防范网络赌博犯罪的建议
1、强化法治宣传和禁赌教育。宣传力度重点向偏远农村倾斜,通过宣传栏、电视媒体、网络自媒体等载体,大力引导群众认识赌博的危害性。

2、加强城乡文化建设。文化宣传部门积极引导群众参与健康向上的业余生活,不断满足其精神文化需求。

3、重视对社会闲散人员的帮扶和管理。拓宽就业渠道,增加就业机会。

4、加强网络监管力度。政府网信管理部门要加强网络监管,严格实行网络实名制,破除网络赌博犯罪的虚拟性、隐秘性。

5、加大查处和打击力度。公检法三部门应建立沟通协调的长效机制,统一认识和执法尺度,形成强大的打击合力。

但是,是否只要赌博就构成犯罪呢,答案是否定的,单纯的娱乐(不涉及金钱)是不违法的。本文介绍的是相对严重的赌博行为,已经触犯到法律,但是我们生活中接触到的赌博更多的是一种娱乐活动,否则怎么会有麻将文化,针对普通人而言更是一种消遣方式,一种交际手段,所以我们不需要“谈赌色变”,只控制好“度”,切莫触及法律的底线。

关于作者: Time顾念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