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对于法官有哪些帮助 面对情绪焦虑的当事人我该怎么办?

心理学对于法官有哪些帮助?答案基本等同于我最近在解的一道题: 对于一个被青春期少年 虐得死去活来的中年老母, …

心理学对于法官有哪些帮助?答案基本等同于我最近在解的一道题:
对于一个被青春期少年
虐得死去活来的中年老母,
心理学有哪些帮助?

首先需要声明的是,我完全没有把当事人比作巨婴的意思,我发自内心地不认同这个阴暗的理论。之所以有这样的感受,是因为法官和中年老母实在有太多共同点:

首先,目标一致。我一直认为,审理案件的过程就是同化当事人的过程。同化的内容包括程序规则、实体规则、价值观等不同层面,你能在哪个层面同化当事人,决定了案件审理的最后效果,从最基本的“把庭开完”,到“服判息诉”,再到最顶尖的“胜败皆服”。中年老母对青春期少年的期待,大抵也不过如此:能去上课、认真上课到想去上课;决定效果的也是你能在什么程度上同化他:为爸妈学、为学而学还是为自己学。

其次,对象相似。理想的当事人是理智的、专业的、诚信的,但有相当一部分当事人,或是情绪化的,或是极端的,或是狡诈的,个别还伴有暴力冲动。青春期少年,常常是敏感的、矛盾的、善变的、脆弱的“暴君”。

再次,难度相近。在我的认知中,难案可以分成三种:法律难、事实难和沟通难。法律难,我们可以依仗众多外脑:专业法官会议、审委会、上级法院以及专家学者;事实难,也有很多的解决方法,无法查明的,还可以适用证明责任。
唯独沟通难,无法借力,不能外包,只有短兵相接。毕竟,念念不忘、纸短情长的,除了老朋友,还可能是败诉当事人。青春期少年的难,也在于此。数学不好、语文不好、英文不好,都可以借外力,可以“一对多”,也可以“一对一”,还可以“多对一”,只要你荷包足够鼓,或者要求足够低。唯独青春期这一门课,请不了家教,上不了补习班,只能自修,还不能不及格,否则有可能毁掉他,以及你的后半生。

最后,结果相同。不管是法官还是中年老母,最意难平的结果应该都是:全程被带节奏。

那么,心理学对于法官和中年老母的帮助或者说是启示有哪些呢?我想大概有这么几条:

01
先处理情绪,后处理认知

情绪影响认知,认知决定行为。这个问题在家事案件中特别突出,还包括部分的劳动争议案件。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观察,两类案件的共同点在于,都是要解除一段长期的关系,导致纠纷的原因除了利益,往往还包括当事人之间行为模式的冲突。这大概也是两类案件矛盾激化概率、信访率稳居前列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想,每一位家事法官对此都应该有深刻的体会。如果你没有把当事人家里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故事听熟(不是听完),你是没有办法切入正题的。就算你说十遍“请直接回答法庭的提问”也不见得能打断他的单曲循环,就算你成功进行到了“最后陈述”,也可能因为当事人的一句话重头开始,比如离婚案子当事人说:“法官,我现在不同意离婚了。”家长里短背后,你才能发现纠纷真正的成因,才能发现不同当事人潜在的利益诉求和行为模式,才能找到和每一位当事人对话的秘诀。

对于这一类案件,处理情绪的唯一有效方法,就是倾听。需要特别提示的是,和心理咨询师不同,法官的倾听在绝大部分场景是不应当用语言来表达共情的,更应当采用躯体语言,比如目光、面部表情、身体姿势和动作等等。双方都在场的情况下,对一方的共情言语极容易激起对方的情绪;只有一方在场,也同样是不妥当的,很可能他会在下一次的庭审或者来信中说:上次法官明明说了……。

在其他案件中,可能当事人也会有一些即时性的情绪,这种情况下,休庭十分钟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02
重复确认,控制节奏

如果留足了听故事的时间,
当事人还是停不下来,怎么办?

当事人不断地重复同一些事实,除了宣泄情绪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缓解焦虑。不管是原告还是被告,进了法庭都希望自己能赢,他最担心的是:法官没有听进去我的话。为此,他需要不断地重复以缓解焦虑。

在心理咨询过程中,心理咨询师需要重复来访者的问题并得到他的确认。对于法官而言,同样需要这个技巧。我常用的方法就是:
“某某,法庭现在归纳一下你的意见……”
通过这种方式,把“我听到了”这个信息传递给当事人,缓解他的焦虑。

如果庭审中双方围绕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纠缠不休,怎么办?

法官能不能说:“你们不要再争了,这个问题不重要。”我想这是最坏的处理方式,很多时候会引发双方当事人的不满,把矛盾引到自身。有效的方法仍然是重复并确认,可以告知:
“法庭注意到双方在…问题上存在争议,原告方主张…,被告方主张…”

03
明确规则,亮出底线

 

有好几位年轻同行和我表达过一个困惑:
怎么才能增强庭审驾驭能力,
使得庭审高效流畅?
这的确是一个很难的问题。从心理学的角度,我想最重要的一点是确立法官在庭审中的中心地位:“我的地盘我做主”,明确规则,亮出底线。对于违反规则的当事人或者律师,坚决say NO!用一句可能不太妥当,但是很贴切话说,就是: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十几年前,我刚做承办人,受理了一个财产权属纠纷案件,几个兄弟姐妹为了谁保管老母亲的银行卡打官司,吵成一团。那天开庭前,保安急急忙忙来找我,说原告把病重的老母亲用车子拉到法院来了,在门口吵。我下去之后,原告拿出一张华东医院的病危通知书说:“章法官,你看着办!”我到车上安抚了一下老人,下车后走到原告面前恶狠狠地说:“你搞搞清楚,那是你妈,不是我妈,如果她今天出什么事,那就是你的事,我回头就调出监控去隔壁虹桥派出所报案!”说完,我把病危通知书扔在他脸上,转身就走。没过两分钟,车子就开走了。

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我以为是法官对待当事人的一个基本原则。不管是法庭上要撞墙的,还是山上下来的,或者是节假日通过12368夺命call:“当事人带着自杀意图失踪了”的律师,亲测有效。

当然,对青春期少年这一条不适用。为什么?因为心理学家研究发现,青春期少年的脑电波图像和某类人几乎一毛一样,就和更年期一样,生理因素起了很大作用。所以,唯有爱和北冥神功可以治愈。

最后还是要说一句,加油啊,中年女法官,熬过孩子的青春期,趟过自己的更年期,和灵魂搏斗的日子就结束了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