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院毕业的女生,最后都去哪了?

“有良好的中英文书写及口头表达能力;具有熟练的中英文互译能力;熟悉 Microsoft office 操作;已…

“有良好的中英文书写及口头表达能力;具有熟练的中英文互译能力;熟悉 Microsoft office 操作;已经通过司法考试;每周有3天或以上的实习时间;有中资所实习经验的学生优先考虑;男生优先 / 只要男生。”
 
真正意识到自己在律师这场打怪升级的路上,可能有一双隐形的“折翼翅膀”,是在大三。班级群里出现实习信息时:
 
10条律所实习信息
有5条只要男生
 
女同学们痛斥律所招聘不公却又无可奈何,明明自己也可以加班、也可以出差、也可以干所有男生能干的事,但那又能怎样呢?
 
单拿我们学校来说,去年近1500人的毕业生中女生就占了近1000人,而全国的法学生男女比例大致为1:4;但即使是素来以男女待遇平等的金杜为例,金杜律所的合伙人男女比例为3:1。
 
那些曾经在法学院叱咤风云的骄傲女生,后来都去哪了?
 

 
 
 
 
 喜欢的东西,从来都是争取来的  
 
 
 
接到S的电话,已经是晚上11:30,她刚从国贸下班,坐在出租车上。这个大四进入某顶尖英律所,学分绩点3.8,拿遍学校各种奖学金的女生,是整个年级公认的学神。
 
在大三,当其他同学按照老师要求完成2000字的论文作业时,她整整写了2万字老师看完她的作业后,点头表扬道:“这样的论文质量比很多硕士毕业论文质量都要高。”
 
当别的同学还在为找工作焦头烂额的时候,她已经拿到了一份美所的 offer 。而能获得“顶级外所女律师”的头衔,只是继续她大学一贯“精益求精”的结果。
 
我问她怎么这么晚下班,她语气平平的说:“这个很正常,有些时候,要工作到凌晨一两点,有时候要留在律所通宵。”S的语速极快,在电话另一头都能感受到她的干练与精明。
 
谈到将来的打算,S说自己的偶像是Skadden掌门人,香港律所四大女强人之一的Julie Gao。自己跟Julie Gao 一样从事着 IPO方向,所以想先跟随合伙人工作几年,再用赚的钱申请哈佛的 JD,最终目标是成为像她一样的优秀合伙人。
 

(Julie Gao上榜钱伯斯律师排行的顶级商业律师)
 
我不解的问她:“从一年级律师到合伙人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很少有女性能走到这一步,为什么不转去做钱多事少的法务工作,而是要一直在这个行业走下去呢?”
 
“在没有进入律所时,我也曾想过身为女律师可能会存在的劣势。”她说道:“但进入律所才发现,无所谓优劣,比起性别,这个行业更看重结果。”
 
“现在律所的合伙人,大部分是男律师,但是如果女律师能成为合伙人,往往都一鸣惊人,做到比很多男律师要好。作为律师,性格和能力比性别更重要,关键是看每一个人自己的性格和野心。”
 
女律师和投行女、女码农并没有太大差别。毕竟,没有哪一份成功的事业不是由热爱、能力和坚持铸就的。
 
“何况,这个行业带给我的比想象中更多。怕什么?喜欢的话,就去争取。”
 

 
 
 
 
没有一种选择是错的  
 
 
 
当我大一刚参加辩论队时,师姐B是法学院辩论队的队长。这个曾带领法学院辩论队问鼎冠军,是法学院无人不知的人物。每次辩论赛,师姐都能以“胜于百万之师”的三寸不烂之舌说的对方哑口无言。
 
师姐的座右铭是:Be a fearless warrior,而她也俨然活成了一个女战士:永远百折不挠、永远勇往直前。毕业后,师姐如愿进入了中伦,从事反垄断与竞争方向。
 
再次见到师姐B,已经是4年后。在本校读研究生的我,在电梯里遇到了来探望老师的师姐。我问师姐,在中伦的工作还好吧?
 
师姐笑着说:“我已经不在中伦工作了,我现在在中石油总部。”
 
原来,师姐在年初跳去了中石油总部做法务。不仅如此,此时的师姐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我问师姐,为什么没有留在中伦,她说:“我也曾把事业当做一切,想一直冲下去做到合伙人。直到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才发现,工作不应该是我生活的全部
 
“我相信增加事业上的影响力,增加女性合伙人数量是实现真正男女平等的必要元素,但我并不认为成功或幸福只有一种定义。”
 
“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想要事业,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想要家庭,很多女合伙人都是独身主义者,我尊重她们并敬佩她们,但我从不主张我们应该拥有同样的目标。”
 
“许多女律师没能一直坚持到合伙人,不是因为她们缺乏进取心,而是因为她们已经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说回只要男生的律所招聘  
 
 
 
曾有一位合伙人说:“在现阶段,顶级律所在低年级律师上付出的成本是远高于他们创造的价值的。”
 
不仅仅是律师薪资,写字楼租金、培训时间都是成本的一部分。因此,律所尤其不希望刚培养出的年轻律师离开,再综合女律师可能存在的家庭因素,或许这就造成了现如今律所招聘关于女性的尴尬境地。
 

 
而对于大部分从事法律行业的女性,之所以没有把行业的性别歧视放大为一个社会问题,并不是因为这个问题不存在,而是因为:
 
比起解决这个存在了近一个世纪并还将在很长时间存在下去的问题,能做到的,只有让自己更优秀,能有权利去选择人生,而不是被人选择。
 
毕竟,只有足够多的女性走上法律行业各个岗位的最高层,法律行业的女性呼声,才会被更多人听见,这个恶性循环,才有终止的一刻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