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要收费吗?

01 先讲一个故事。   前段时间,我的一个朋友开了家餐饮店,并上架了美团外卖平台。出于对朋友的支持,我也经常…

01
先讲一个故事。
 
前段时间,我的一个朋友开了家餐饮店,并上架了美团外卖平台。出于对朋友的支持,我也经常点餐捧场,可我发现,在使用一些满减券后,只付10元钱就可以买到一份外观相当不错的午餐。
 
回想起之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我带着疑惑问他:“你这外卖怎么赚钱?”。
 
他却告诉我,凭这个他赚不了钱,至少现阶段赚不了钱。
 
其实很多人以为,满减券以及免运费是平台承担,但事实上,店家也要对优惠券的额度承担很大的比例。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份实际支付10元的外卖的利润是微乎其微的。
 
然后我又问他,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开启线上营业呢?
 
他说,他需要增加店铺的曝光度,增加销量,增加收藏量,增加忠实粉丝,哪怕是前期用实体的钱去弥补线上的缺口也愿意。这么激烈的竞争中,他们宁愿贴钱去打响招牌。
 
所以,这个故事与法律咨询有什么关系呢?
 
那么问你一个问题,这么激烈的行业竞争中,法律咨询要收费吗?
 

 
 
02
请真正思考一下这个问题,“要不要收费”,难道真的在讨论法律咨询价值的问题吗?
 
当然不是。
 
所有人都知道法律咨询是应该收费的,他背后是法律人的脑力付出,正如所有人都知道吃饭是要给钱的,那背后是商家的物料和汗水。
 
真正的问题是,在现实的处境下,咨询收费是否对律师职业有利呢?
 

 
 
03
有人从大局观的角度说,部分人不收咨询费会导致行业乱象,不利于行业的发展。
 
有人从法律价值的角度说,法律服务建立在数年寒窗苦读的汗水上,是法学生、法考生的心血,不收费对不起自己和同行。
 
有人从青年律师实践的角度说,没有人脉、没有案源、默默无闻的小白们,如果面对当事人的问题首先去谈收费,那真的太难了。
 
很多人喜欢居高临下地“教育”小白:“你明知道自己没有案源还免费咨询,简直是自掘坟墓,没有远见。”
 
但我认为,以上几种人的观点并不存在矛盾的地方,只是标准不同罢了。
 
因为大家同样都认为律师行业应该收费,但对于何种程度去收取费用,有的人的标准较高,有的人的标准较低。
 

 
 
04
那些严格执行咨询收费的律师,也并不是什么情况下都收费。
 
生活问题和法律问题的界限有时候显得很模糊,当透露一个问题的答案所要付出的脑力成本极低的时候,律师常常不会那么不近人情,但需要注意场合和收费模式,如果是当面计时咨询,往往不会考虑法律问题难易度。
 
严肃倡导咨询收费的律师,本质上是他对“何种程度去收取费用”的标准更严格一些,所以底线就更低一些,对于法律咨询的定义更宽一些,只要是法律咨询就应当收取咨询费。
 

 
 
05
那些所谓的法律咨询免费的律师,你以为他们什么咨询都会免费吗?
 
平心而论,有些难度较大的咨询,他们宁愿不说,也不会免费给出去。
 
生物有一个特性是趋乐避苦,人类虽然拥有一般生物所不具有的道德,但也难逃这一特性。当人类为了一件事情所要付出的成本大于利益、大于其内心的满足感或道德的时候,就会产生抗拒。
 
比如,一个人愿意在公交车上为他人让座,换成长途火车,他还愿意让座吗?
 
这些时而免费为客户解答法律咨询的律师,他们对于“何种程度去收取费用”的标准更宽松一些,对于一般的法律问题他们愿意给出答案。
 
毕竟有些程序性或者略带常识性的法律问题,一些经济发达地区的普通老百姓都是无师自通的。
 
但若更深一点,更难一点,所涉及的利益更大一点,不用说服他们,不用责令他们,他们自己都知道,“不给咨询费,打死都不干”。
 

 
 
06
所以,如果我们无法就“法律咨询收费与否”达成一致意见,那么我们至少可以对“何种程度去收取费用”确立一个稍微宽松的标准,这个标准或许是约定俗成的,也是肯定存在的。
 
例如,就股权设计、股权激励、甚至是简单的合同审查而言,是一定要收取咨询费的,其所蕴含的脑力成本较高;而对于微信、电话里的当事人询问的一些程序性的事情则可以酌情给予答复。
 
在现状之下,我们或许可以说简单的咨询不收费,但等到未来有一天,国民对法律知识的了解、理解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可以说“请付费咨询”,届时我们面临的必然是更专精的法律问题。
 
这是一个凭借脑力、知识来获取报酬的行业,这也是一个凭借人际、形象、影响力来获得生存的时代。
 
我们确定一个规则的同时不必一棍子打死所有人,我们的标准或许也可以宽松一些,给予那些尚需要通过法律帮助来获取当事人认同的律师一点理解,给予那些碍于人情而无奈提供法律帮助的律师一些理解。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