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获赔航班延误保险金300余万 算诈骗吗

近日网上报道了南京警方抓获利用航班延误,获取保险理赔款300余万元的犯罪嫌疑人李某。该报道一出,对于李某的罪与…

近日网上报道了南京警方抓获利用航班延误,获取保险理赔款300余万元的犯罪嫌疑人李某。该报道一出,对于李某的罪与非罪立即引起了网上的热议,有人认为李某合理利用规则,其行为不应该构成犯罪;也有人认为李某是否构成犯罪存在争议;还有人认为李某构成保险诈骗罪或诈骗罪。

一、
网传的本案基本事实
警方接到某保险公司报警称,在机票延误险赔付时,发现以李某为首的多人,使用不同护照号身份证号,多次进行理赔,怀疑公司可能遭遇了保险诈骗。民警通过侦查发现,李某等20多人自2015年至2019年,在各大保险公司频繁申请航空延误险。理赔金赔付到具体保险人以后,下一步都会把理赔金转到李某手里。

据民警介绍:“在购买航班之前,李某会对航班以及当地天气进行分析。在网上综合评论找了一些延误率非常高的航班,起飞的时候再去看它的天气,她在心里估摸后再去购买航班对应的延误险。”

据调查,李某除了使用自己的身份外,其他用于购买机票的身份信息和银行卡信息,都是其以购买理财为由从亲朋好友处骗来的。为了更具隐蔽性,李某每次购买机票都要用4、5个身份,每一个身份最多购买30到40份延误险。其中一趟航班,李某以5个人的身份索赔到了10多万元。

由于李某根本不会去乘坐这些航班,因此李某时刻关注航班动态,如果了解到航班可能不会延误,她就会在飞机起飞之前把票退掉,尽量减少损失。一旦航班出现延误,李某便开始着手向保险公司索赔。从2015年至今,李某通过上述方法虚构行程后利用飞机延误近900次,获得理赔金高达300余万元。

据警方介绍,李某之前曾从事过航空服务类工作,对于飞机延误信息及保险理赔的流程都有所了解,失业之后的她,便打起了骗取保险公司理赔金的主意。李某利用其亲友身份信息购买机票和飞机延误险,涉嫌在与保险公司订立保险合同时,故意捏造根本不存在的被保险对象,骗取保险公司保险金,客观上存在刑法评价中的诈骗行为,同时诈骗金额已达到保险诈骗罪的追诉标准。目前,李某因涉嫌普通诈骗罪与保险诈骗罪已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二、
李某涉嫌保险诈骗罪
我国刑法规定了罪刑法定原则。李某的罪与非罪,要通过分析其行为是否侵犯了刑法所保护的法益,是否符合刑法所规定的犯罪构成要件,以主客观相统一为标准作出认定。根据公开报道,李某因涉嫌普通诈骗罪和保险诈骗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本文以李某的行为是否涉嫌构成保险诈骗罪为主线来进行分析。(一)保险诈骗罪的法律规定

《刑法》第一百九十八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进行保险诈骗活动,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投保人故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的;

(二)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发生的保险事故编造虚假的原因或者夸大损失的程度,骗取保险金的;

(三)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

(四)投保人、被保险人故意造成财产损失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

(五)投保人、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伤残或者疾病,骗取保险金的。

有前款第四项、第五项所列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第一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故意提供虚假的证明文件,为他人诈骗提供条件的,以保险诈骗的共犯论处。

(二)从保险诈骗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分析李某的罪与非罪

1、保险诈骗罪的客体。

保险诈骗罪是复杂客体,即国家的保险制度和保险人的财产所有权。犯罪的社会危害性首先是由犯罪行为侵犯了一定的社会关系(客体)所决定的。本案中认定李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首先就要考虑李某是否侵害了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表面上看,李某通过利用分析结果得出航班延误概率而选择投保、正常支付保险费,并在航班确实延误后正常申请理赔,最终获得保险理赔款,这一切好像都在保险制度的框架内进行,她只是合理利用了保险合同的“射倖性”和保险公司制度设计的“漏洞”而最终获利,因而不应当被认定为侵害了国家的保险制度和保险人的财产所有权。但是,我们注意到本案的一个关键事实:“李某除了使用自己的身份外,其他用于购买机票的身份信息和银行卡信息,都是其以购买理财为由从亲朋好友处骗来的”。用骗取来的身份信息和银行卡信息投保并理赔,属于虚假投保,显然违反了国家保险制度。同时,保险人若是因虚假投保而支付了不应该支付的保险金,也是对保险人财产所有权的侵犯。故,李某的行为应当被认定侵犯了刑法所保护的法益。

2、保险诈骗罪的客观方面

保险诈骗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保险法规,采取虚构保险标的、保险事故或者制造保险事故等方法,骗取较大数额保险金的行为。保险诈骗的行为方式有以下五种:

(1)投保人故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的。保险标的是指作为保险对象的物质财富及其有关利益、人的生命、健康或有关利益。故意虚构保险标的是指在与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时,故意捏造根本不存在的保险对象,日后骗取保险金。

(2)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发生的保险事故编造虚假的原因或者夸大损失的程度,骗取保险金的。保险合同约定保险人只对因保险责任范围内的原因引起的保险事故承担赔偿责任,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隐瞒发生保险事故的真实原因或者将非保险责任范围内的原因谎称为保险责任范围内的原因以便骗取保险金;对确已发生保险事故造成损失的,则故意夸大损失的程度以便骗取额外的保险金。

(3)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

(4)投保人、被保险人故意造成财产损失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这是指在保险合同期内,人为地制造保险事故,造成财产损失,以便骗取保险金。

(5)投保人、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伤残或者疾病,骗取保险金的。

本案中所涉航班延误险属于财产保险,保险事故(航班延误的事实)是客观发生的,不是投保人或被保险人故意造成,且航班延误险是定值保险,不存在夸大损失程度骗取保险金的行为。故认定本案是否符合保险诈骗的行为方式,只需考虑李某是否“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

关于航班延误保险的保险标的,通过网上公开查询保险条款发现,大部分保险公司的保险条款对此没有作出定义。但是《某保险公司航空延误损失综合保险条款》对此有定义,其中航空旅程取消保险为“本保险合同的标的为因航空旅程取消对被保险人造成的损失”,航空旅程延误保险为“本保险合同的标的为因航空旅程延误对被保险人造成的损失”,航空行李延误保险为“本保险合同的标的为因航空旅程随行托运的行李延误对被保险人造成的损失”。根据保险原理和某公司保险条款的定义,航班延误保险的保险标的应当是作为被保险人(乘机人)因航班准时运营而产生的财产性利益。

我们分两种情况来分析本案中是否虚构保险标的。第一种情况是李某以自己的名义投保,是否虚构保险标的?表面上看,李某以自己名义投保,被保险人是真实的,也确实购买了机票,此时李某作为乘机人具有因航班准时运营而产生财产性利益的可能性,故难以认定其虚构了保险标的。但是,根据公开案件事实,李某购买机票和航班延误保险的目的只是为了获取航班延误保险的保险理赔款(保险金),并不会去实际乘坐航班,所以其在购买保险之时,她因航班准时运营而具有的财产性利益是不存在的,故航班延误保险的保险标的并不存在,其在航班延误后申请理赔,应当认定为虚构了保险标的。当然,若其确实需要乘坐航班或者其本想乘坐但因其他原因而实际没有乘坐,则不能认定她虚构了保险标的,因为在投保之时,其因航班准时运营而具有的财产性利益是存在的。故在李某为自己投保的情形下,应该根据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综合认定李某是否虚构了保险标的。

第二种情形是李某用骗取的亲戚朋友的身份信息购买机票和航班延误保险。此时,虽然购买机票的事实真实,表面上的航程也是真实的,但实质情况是,因为票面所载乘机人对整个航程都不知情,也不可能真正开始航程,故整个航程是虚构的,乘机人因航班准时运营而具有的财产性利益是不存在的,故航班延误保险的保险标的显然是虚构的。

通过以上分析,本文基于现有报道的事实,认为李某故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符合保险诈骗罪犯罪构成的客观方面。

3、保险诈骗罪的主体

保险诈骗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刑法理论上称为身份犯,具体指具有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身份的人。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件,为他人诈骗提供条件的,以保险诈骗的共犯论处。

本案中,要认定李某构成保险诈骗罪,则其必须具有特殊主体中的一种身份。在李某以自己名义购买机票并投保,或者以他人名义购买机票但以李某名义投保的情况下,李某的身份是投保人,属于本罪所规定的特殊主体。但在李某以他人名义购买机票并以他人名义投保的情况下,表面上的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均为他人,形式上李某既非投保人,也非被保险人,似乎不具有相应身份,从而不够成保险诈骗罪。不过,根据《保险法》第十条规定,投保人是指与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并按照合同约定负有支付保险费义务的人。本文认为,本案中应当透过现象看本质,李某以他人名义投保,而他人对投保情况并不知情,真正与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的是李某,且保险费也是李某所实际缴纳,此时,应当认定李某为真正意义上的投保人,从而具有特殊主体的身份。当然,也有人认为,李某以他人名义投保时不是保险合同约定的投保人,因此不具有投保人身份,此时种情形不应当认为李某涉嫌触犯保险合同诈骗罪,而应当以适用一般主体的诈骗罪来定罪量刑。

4、保险诈骗罪的主观方面。

本罪的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且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保险金的目的。本案中,李某利用飞机延误900多次,获取保险金300余万元,最终的资金都转到了李某手中,非法占有保险金的目的明显,具有犯罪的故意。

通过上述犯罪构成方面的分析,本文的观点是,李某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保险金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的行为,侵害了国家的保险制度和保险人的财产所有权,涉嫌构成保险诈骗罪。当然,限于媒体报道对案件事实描述缺乏重要细节,作者也无从得知侦查机关所取得的证据是否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故最终对李某的定罪量刑的认识,还有待于对关键事实和证据的进一步认定。

三、
李某罪与非罪的争论
非罪观点1:李某的行为即使有不当,但不构成犯罪,更不应追究刑事责任。因为飞机是否延误是决定保险理赔的关键,而航班延误不是投保人所能掌控的,也不可能是投保人的行为能造成的。李某的行为缺乏法律规定的构成犯罪的客观要件,因而不构成犯罪。
本文观点:李某涉嫌犯罪的客观表现并非是虚构保险事故,而是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符合犯罪的客观要件。
非罪观点2:李某与保险公司的行为是一种合同纠纷,李某使用真实的身份信息购买保险并且支付了足额的对价,那么她就完成了一次合法的缔约行为。被保险人是否知情或同意,或许会影响到保险利益的认定和保险合同的效力,但这种争议仍然是一种民事争议,不会越过民事纠纷直接升级为刑事犯罪。保险公司若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可以通过民事起诉要求李某返还保险金来实现。
本文观点:李某以非法占有保险金为目的,虚构保险标的投保,且次数众多,涉案金额巨大,已经涉嫌侵犯了刑法所保护的法益,应当根据刑法规定追究刑事责任。表面上的民事合法性来认定不够成犯罪的观点是片面的,比如,自然人或不具有发放贷款资质单位的职业放贷行为,可以构成非法经营罪,但每一借贷行为表面上看就是合法的民间借贷行为,但实际上职业放贷行为侵犯了刑法所保护的法益。
非罪观点3:保险公司制度上有漏洞,理赔程序不规范。本案中保险公司本可以根据免责条款拒赔,但因制度漏洞而让李某获得了保险金,责任在保险公司。李某合理利用漏洞,由此追究李某的刑事责任不符合刑法的谦抑性原则。
本文观点:李某熟悉航班延误保险制度,明知若正常投保将难以获得理赔,而恶意规避保险公司的审查制度,利用他人身份虚构保险标的投保,破坏了正常的诚信制度,且涉案金额巨大,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保险公司自身管理不规范,制度上的漏洞不能成为李某不构成犯罪的理由。这就好比在无人售货商店,犯罪嫌疑人堂而皇之的将贵重财物取走后,能以商店没有人看管为由主张不构成盗窃罪吗?保险公司基于对诚信原则的信赖,足以相信投保人是基于真实的乘机需要而真实投保。在为了客户方便而简化投保和理赔流程的情况下,留下了风控漏洞,但保险公司风控制度上的漏洞不能成为犯罪嫌疑人不构成犯罪的理由。
非罪观点4:李某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因为李某虽然具有占有保险金的目的,但其并不是“非法”占有,而是通过国家立法确定的保险制度,通过订立保险合同,并实际发生保险事故后申请理赔等一系列合法手段获取保险金。
本文观点:民事法律制度或保险制度中,一个重要的原则即为诚信原则。李某违背诚信原则投保,且虚构保险标的,即为“非法”。同时,民事法律中还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制度,李某购买机票和投保的合法形式,并不能掩盖其虚构保险标的投保并获取保险金的非法目的。
非罪观点5:李某没有虚构保险标的。因为航空延误保险标的是以航空延误造成的被保险人损失为保险标的。就该险种而言,每一单都有明确、具体的保险标的。李某利用亲友身份购买航空延误险,投保人是明确的,否则也无法购买,且民事上并不禁止以他人名义购买机票。至于购票是否真是为了坐飞机,在所不问。只要成功购买机票,在法律上就应当视为乘机人。如果认为目的不是为了坐飞机就构成犯罪,那没有猜中航班延误的投保损失以及机票钱谁来支付?
本文观点:李某是否虚构保险标的,应该根据主客观相统一的标准来认定。若购票和投保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乘机出行,那么在投保之时就能确定航班是否延误对乘机人而言均不会有财产利益上的影响,乘机人永远不会因航班延误而产生实际上的损失,故在这种情形下,保险标的在投保时是不存在的,即虚构的。而若购机票和投保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乘机出行,那么不管之后是否真正出行,至少是在投保之时,乘机人具有因航班延误而产生财产性损失的可能性,此种情形下,不能认定为虚构保险标的。至于说因没有猜中航班延误而产生的投保损失和机票钱,那只是犯罪嫌疑人为实施犯罪行为而花费的犯罪成本,当然应当由犯罪嫌疑人自行承担,但似乎可以考虑先扣除犯罪成本后再计算其犯罪所得。
四、
本案的警示与思考
1、利用所谓的制度缺陷、技术漏洞,不劳而获,获取不当利益,往往最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严重的将涉嫌犯罪。前有许霆盗窃案,今有李某涉嫌保险诈骗案为例。所以,踏踏实实,合理合法的赚钱才是正道。2、保险公司简化投保和理赔流程,虽然客户体验好了,但是留下了风控漏洞。本案中,只要保险公司在理赔程序中,严格遵循免责条款的规定,要求被保险人在申请理赔时提供相关单证(比如登机牌),恐怕就能避免大部分损失。所以说,客户体验感固然重要,但是必要的制度管理和合规风险控制也不能少。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