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奔跑的女律师

女生当律师合不合适? 这是一个有些年头的问题,专为法学院女同学定制。 客观来讲,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的各行各业…

女生当律师合不合适?

这是一个有些年头的问题,专为法学院女同学定制。

客观来讲,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的各行各业里,除了护士和幼师这两个圈子,几乎都有性别歧视。

主流观点就是,男的干啥都有优势,女的就得付出更多努力才行,或者干脆别整。

具体到律师行业,以诉讼为主营业务的律所,确实存在着不容忽视的性别歧视。

招聘广告上一个月薪水2500块有驾照的律助工作,还得括弧加个-更欢迎男生,仿佛获得这样了不起的工作是个什么殊荣。

进入诉讼行业的女性,也会在咬牙奋斗三五年后发现,选择生一个孩子,真的可能把执业生涯洗白到08年的A股市场成色,这不是骗人的。

女律师这么难做,那她们到底都是什么样的人呢?

在朋友圈里,我见过一个做刑辩的女律师。

她临产前两天还开车去法院开庭;生完孩子第二天就给另一个上诉案件的法官打去电话,了解进展。

法官质问她,你昨天才给我打过电话,今天怎么又来,太烦了,小心我不给你改判!

她说,我昨天在生孩子,没有给你打电话啊。

对面的男性法官听愣了,随后意识到自己记错了时间,并表示歉意。

另一位做诉讼的女律师,周五在西安开完一个庭,周六飞昆明的航班因为天气原因,全线取消。

她当机立断,和女助理驱车一千多公里,在周末晚上赶到了昆明的酒店,第二天一早又去开庭。

这两个事情,前者男律师压根没机会遇上;后者有男律师同样操作,少了偶遇事故被骂「女司机」的风险,确实都更占优势。

但二位女律师并没有因为相对劣势而选择放弃,因为习惯性放弃的人都被淘汰出去了。

女性要不要做律师,到底应该由谁来决定?

父亲可能会说,你去考公务员吧,那样更好找对象;

配偶可能会说,你去做法务吧,那样更好照顾孩子;

孩子可能会说,妈你别做律师了,我希望你呆在家。

这个时候,女性只需要一个回应:

Objection,我反对。

女学生是否选择做律师,女律师是否继续做律师,这件事情只应该由女性本人决定。

在面临职业选择的时候,女性只是女性,不是女儿、妻子、也不是妈妈。

回到开篇的问题,知乎有名网友回复得直接了当:

女生当律师不合适;女性当律师合适。

正如第二国际创始人克拉拉·蔡特金所说:

作为一个妇女,

她既不依附于某一个人——自己的丈夫;

也不依附于,

在道德上结合在一起的小单位——家庭;

更不从属于

榨取剩余价值的资本和统治阶级的剥削。

——《关于共产主义妇女运动的提纲草案》

70年前的延安,也有女作家丁玲写到:

幸福是暴风雨中的搏斗,而不是在月下弹琴,花前吟诗。假如没有最大的决心,一定会在中途停歇下来。

——《三八节有感》

女律师就是如此,她们不会放弃奔跑,一直在路上。

祝所有女律师节日快乐。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