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户违约金”条款的效力认定

一线城市的户口往往属于一种稀缺资源,从员工的角度而言,户口与教育、医疗、养老等紧密相连;对用人单位来说,为员工…

一线城市的户口往往属于一种稀缺资源,从员工的角度而言,户口与教育、医疗、养老等紧密相连;对用人单位来说,为员工提供户口指标、协助员工办理落户手续能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为其效劳。现实中用人单位为了确保其落户利益的实现,往往会要求劳动者履行相应的服务期限,同时还会约定高额的违约金以防止劳动者在落户后即撕毁关于服务期的约定,而关于这类落户违约金条款的效力,司法实践中也存在一定争议。

壹、法律法规等对“落户”违约金条款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五条规定:“除本法第二十二条和第二十三条规定的情形外,用人单位不得与劳动者约定由劳动者承担违约金。”其中第二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专项培训费用,对其进行专业技术培训的,可以与该劳动者订立协议,约定服务期。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第二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并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 因此,《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和员工可约定违约金的情形仅限于培训服务期协议和竞业限制协议。同时,《劳动合同法》对于用人单位及劳动者可约定服务期的情形也作了明确规定,只有在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了专项培训时,双方可据此约定服务期及违约金。

就上海地区而言,《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七条规定:“当事人通过书面合同约定,明确将用人单位为引进人员办理本市户口作为特殊待遇,并据此设定服务期和违约责任的,劳动争议处理机构可予确认。服务期期限和违约金数额应当合理确定,审理中发现所设定的服务期期限和违约金数额不合理的,可以根据当事人的具体违约原因、违约程度酌情调整。”但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属于上海市高院于2006年作出的一份地方法院的司法掌握意见,而2008年1月1日实施的《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了用人单位与员工可约定违约金的情形仅限于培训服务期协议和竞业限制协议两种,因此,《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七条的规定因与国家强制性法律规定冲突而很可能无效。

贰、司法实践对“落户”违约金条款效力的认定

司法实践中,大多数法院倾向认为用人单位与员工关于落户服务期的违约金的约定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例如,在(2014)一中民终字第5460号一案中,北京市一中院认为,用人单位与员工签订的《非京籍员工落户办理协议书》中关于员工未履行完毕劳动合同应向单位支付违约金的约定,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属于无效条款,故对用人单位要求员工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又比如,在(2011)沪一中民三(民)终字第2463号一案中,上海一中院认为《劳动合同法》对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违约金的情形进行了穷尽列举,用人单位以为员工办理人才引进落户手续作为约定服务期的事由,并不符合法定可约定服务期的情形,单位以员工违反服务期约定为由主张违约金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但是,中国不是判例法国家,在司法实践中确有个别法院认可了此类条款的效力。例如,在(2018)沪0106民初42555号一案中,上海市静安法院认为员工为办理上海市户籍而向用人单位出具承诺书,对服务期以及违约金进行承诺,用人单位予以认可和接受,该约定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服务期的期限及违约金的标准亦无明显不当,应属有效,员工在约定的服务期尚未届满时即主动离职违反了双方的约定,应支付违约金。

叁、法院不排斥用人单位以损害赔偿的形式进行救济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实践中法院倾向于认定“落户”违约金的条款无效,但相关法律法规并没有排除用人单位就员工的违约行为请求损害赔偿的权利。如果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事先约定了员工未履行服务年限即离职的损害赔偿责任,且产生纠纷后用人单位能够证明遭受了损失,此时用人单位以员工违反了落户协议主张赔偿损失的,一般都得到了法院一定程度的支持。如在(2021)京01民终818号一案中,北京市一中院认为公司与员工约定的落户“补偿金”性质上属于损失赔偿条款,系对公司办理落户手续中投入的补偿,而员工在落户手续办理完成两个月后即辞职的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最终判定员工应当向公司赔偿损失10万元。

上海地区法院在这一问题上的观点与北京类似。例如,在(2019)沪0115民初35927号一案中,上海浦东新区法院认为,用人单位与员工基于办理本市落户手续而签订的补充协议,其中有关服务期及违约金条款的约定违反了劳动合同法规定,但员工在用人单位为其办理本市户籍后提前离职的行为属于典型的不守承诺、不诚信行为,给用人单位造成了损害,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鉴于员工的行为给用人单位所造成的损害后果通常难以以具体数字来衡量,法院最终参考了双方的约定,酌情确认赔偿金额为10万元。

在这类案件中,法院往往认为员工在用人单位为其办理上海户籍后提前离职的行为客观上违反了承诺,有违诚实信用原则,并不可避免地会对用人单位造成影响,因此员工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关于损害赔偿金额的确定,法院通常会参考用人单位的经济损失、双方约定的违约金数额、劳动者是否对违约后果有清晰的认知、劳动合同的实际履行时间等因素酌定赔偿数额。

肆、我们的建议

总体而言,用人单位拟通过约定的方式对劳动者违反落户服务期的行为加以防范规制的,具有较大的可操作性,但是应当注意相关表述,例如,约定劳动者明确知晓用人单位协助办理落户手续需要投入金钱人力等支出,劳动者违反约定应当对用人单位赔偿损失等,并在合理的范围内确定损失赔偿的金额。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