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触摸患者胸部被行政拘留 二审维持原判将执行处罚

2019年5月25日,患者黄女士报警称,在安徽蚌埠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耳鼻喉科就诊时遭男医生触摸胸部。蚌埠市公安…

2019年5月25日,患者黄女士报警称,在安徽蚌埠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耳鼻喉科就诊时遭男医生触摸胸部。蚌埠市公安经开分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对涉事男医生作出行政拘留7日的处罚。

男医生不服,向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复议维持原处罚决定。其对行政复议结果不满,之后向法院起诉。一审法院认为警方作出的处罚适用法律正确。

男医生提出上诉,称听诊是为了排除肺部感染,且已经告知对方并得到同意,触碰女患者胸部从主观客观上均不符合猥亵的构成要件。蚌埠市公安经开区分局表示,男医生在医院工作20年左右,对于就诊女患者检查私密部位的操作流程应当明确知晓。其曾对公安局陈述称,在用听诊器对女性做肺部检查时,没有告知患者,也没有第三人在场。且当时女患者口含麻药、保持抬头姿势行动不便,男医生触碰其胸部,能够认定具有猥亵的故意。

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故驳回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从案情来看,笔者倾向于认为男医生构成猥亵:男医生承认具有触摸女患者胸部的事实,虽新闻未明确表述是用何触摸,但根据猥亵行为可反推应是用手。根据一般诊断流程,对肺部进行听诊时和患者接触的地方应是听诊器,而不是手——肺部是否感染用手摸就能确认的嘛?手比听诊器还好用?相信警方与两级法院没必要冤枉一名医生,明明使用的听诊器,非要“屈打成招”成使用的手。

男医生在上诉时称已告知对方并得到同意,但公安机关表示其在接受询问时却表示:在用听诊器对女性做肺部检查时,并没有告知患者。

男医生在庭审与接收询问过程中出现了矛盾的供述,但客观事实只有一个,肯定有一个供述是假的,哪个是假的?案件办理过程中,公安机关在询问或讯问时都会同步做笔录,并让被谈话人签字按手印,并注明“以上笔录我也看过,与我说的相符(一样)”。法院审理案件时都会以该份笔录为准,除非有下述情况:

一是公安机关有刑讯逼供情节,刑讯逼供的口供无效。实践中法院认定公安机关有刑讯逼供行为的前提是,被告人要提供一定的证据证明,至少要有伤痕或者其他伤情鉴定。否则,只要被告人宣称公安机关有刑讯逼供,法院对口供一律排除的话,公安机关的权威性将受到严重质疑,被告人也会依靠该规则脱罪。

二是有其他证据证明口供内容为假,做出上述口供完全是基于公安机关诱供、恐吓,或在公安机关询问室内因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而做出对自身不利的证言。

 

总而言之,确实无罪或没有违法行为,在公安机关做笔录时,不是自己做的坚决不应承认,否则极有可能承担不利后果。确实有罪、有违法行为,没有必要和公安机关兜兜绕绕,认罪认罚、直接供述的结果绝对会比负隅顽抗的好。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