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李国庆被拘留谈谈 关于解除董事职务的一些事儿

从一组剧情跌宕起伏的微博截图看起 在这个吃瓜的炎炎夏日里,李国庆先生又献出一个大瓜,几个月前他曾带着4人拿走公…

从一组剧情跌宕起伏的微博截图看起

在这个吃瓜的炎炎夏日里,李国庆先生又献出一个大瓜,几个月前他曾带着4人拿走公章,引爆娱乐、法律两界,但根据媒体报道,6月13日,李国庆“抢公章”事件已经结案,调查结果为李国庆方面没有违法行为。而这次胆儿彻底肥了,整整20多人,干脆对保险箱下了手,据说还用电钻开了公司保险箱。昨夜最新警方通报,李国庆暂时已被行政拘留,后续会如何发展,不得而知,关于这个瓜,带着大家去“顺藤摸瓜”的报道自会有很多,我们一起耐心等待。

上次李国庆拿走公章,并发布《告当当全体员工书》,表示已于4月24日依法召开临时股东会,李国庆自己当选董事长与总经理,全面接管公司,俞渝仅为董事,无任何职权。这次最新的微博中李国庆声称股东会已免去俞渝董事职务。借势(事)普法正是小编的小爱好,李国庆口中多次出现的“董事”一词,小编今天就聊聊它,关于董事的法律知识点有很多,小编这次就和大家介绍几个关于董事职务解除的知识点。

董事是指由公司股东(大)会或职工民主选举产生的具有实际权力和权威的管理公司事务的人员,是公司内部治理的主要力量。股东人数少或规模小的有限责任公司可以只设一名执行董事,上市公司还会设立独立董事。面上看,董事绝对是公司领导职务,光鲜亮丽。但董事绝对也不好当,除了法律规定的一些义务,侵害公司、股东权益、造成损失要承担赔偿责任,特别是还承担着清算义务人责任(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十八条、民法典第七十条)。有人没当想当,有人当了想不当,有人让你当,有人不让你当,果然是应了《大话西游》唐僧那句:悟空,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当当当当当……

 

一、董事职务的解除

(一)、主动解除

弄到李国庆、俞渝这一步的,毕竟少数,我们日常较多常见的,是董事主动辞职,比如像下图,传说中的高处不胜寒?

董事辞职何时生效?

“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第8次法官会议纪要”就该问题表述到:

我国公司法就董事向公司董事会提交辞职书辞职何时生效未作明确规定。但《公司法》第37条、第99条明确规定由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选举和更换非由职工代表担任的董事,且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公司可以强迫任何人担任董事,故公司与董事之间实为委托关系,依股东会的选任决议和董事答应任职而成立合同法上的委托合同。根据《合同法》第410条关于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的规定,董事辞职是单方民事法律行为,依据董事对公司的单方意思表示而发生效力,无须公司批准,但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或者经公司与辞任董事一致同意由董事撤回辞职书的除外。董事辞职导致董事会成员低于法定人数的,该董事仍须依法履行董事职责至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选举补充新的董事之日;须依据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以及董事与公司订立的劳动合同,依法履行其在公司兼任的其他职责。

《公司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也规定,董事任期届满未及时改选,或者董事在任期内辞职导致董事会成员低于法定人数的,在改选出的董事就任前,原董事仍应当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董事职务。

需要注意哪些细节?

法官意见还对辞职细节进行了具体阐释:

1、董事辞职书应当向董事会(包括董事会秘书或者董事长)送达后,才发生辞职生效的效力。可参考案例:(2017)最高法民再172号。

2、由于董事辞职对公司治理和运营影响较大,因此应以书面形式为宜。但如果董事在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上口头提出辞职,且公司股东会或者董事会决议批准,则亦无不可。

3、受到法律、行政法规方面,如根据《公司法》第183条的规定,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组由董事或者股东大会确定的人员组成。因此,如果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被要求担任清算组成员的,则其在履行完毕清算义务之前不得辞职。

可见董事辞职是允许的,但彻底辞干净也没那么容易,万一就是选不出新的董事怎么办?目前的规定没有明确答案。当然实务中也有公司长期故意拖沓,后来通过起诉,法院支持变更登记的案例,如(2019)沪01民终6027号,本文不作展开。

(二)、被动解除

李国庆的微博中写到“我们持有股东会和董事会决议,股东会是公司最高权利(力)机构,当当章程规定过半即可免去俞渝董事及总经理职务!”

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五》第三条第一款规定,董事任期届满前被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有效决议解除职务,其主张解除不发生法律效力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所以,假设李国庆所称全部属实,相关决议有效,鉴于俞渝也不是职工董事,则俞渝的董事职务就在决议作出时已被解除,不过她可能根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一条的规定,去寻求法律救济。这就要通过起诉让法院审查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是否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以及决议内容是否违反公司章程,来个“全套体检”了。小编窃以为大概率是要上演的。

二、董事职务被解除后的赔偿问题

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五》第三条第二款规定,董事职务被解除后,因补偿与公司发生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法律、行政法规、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综合考虑解除的原因、剩余任期、董事薪酬等因素,确定是否补偿以及补偿的合理数额。

司法解释五出台时,民二庭相关负责人就答记者问,就此问题明确:“在我国公司法上,对董事与公司的关系并无明确的规定,但公司法理论研究与司法实践中已经基本统一认识,认为公司与董事之间实为委托关系,依股东会的选任决议和董事同意任职而成立合同法上的委托合同。既然为委托合同,则合同双方均有任意解除权,即公司可以随时解除董事职务,无论任期是否届满,董事也可以随时辞职。

无因解除不能损害董事的合法权益。为平衡双方利益,公司解除董事职务应合理补偿,以保护董事的合法权益,并防止公司无故任意解除董事职务。从本质上说,离职补偿是董事与公司的一种自我交易,其有效的核心要件应当是公平,所以本条强调给付的是合理补偿。我国合同法中明确规定了委托人因解除合同给受托人造成损失的,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应当赔偿损失。本条对法院审理此类案件时的自由裁量权行使进行了相应指引。”

看了上述规定,是存在获得补偿的可能性的,但具体操作还是没有得到明确。特别是实务中,调整董事与公司的关系,适用劳动法规定还是公司法规定,一直就存在很大争议,看来还要考虑适用合同法,就看小伙伴们自由发挥了。如果解除俞渝董事职务的决议有效,不知道她是否会进行一场关于此的诉讼,聘请大咖们来一波操作,我们拭目以待。

三、董事职务解除后的知情权问题

董事职务终止后向公司主张知情权的,不予支持。

案例:(2004)汕中法民四处字第66号“詹某与陈某等纠纷案”,载《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6商事:260)

法院认为:《公司法》及《外企企业法》对董事知情权均未作规定,公司章程亦未作规定,但从董事履行职权的需要看,应认为董事对公司享有知情权。参照《公司法》第32(现33条)有关股东知情权的规定,董事知情权内容可理解为有权查阅公司董事会会议记录和公司财务会计报告。但詹某作为公司离任董事对现在的公司行使知情权缺乏法律依据,而其要求对在任期内的公司行使知情权亦丧失实质意义,因为董事享有知情权是为了方便其履行职责,而詹某作为董事的职务已经终止。

当然,俞渝同时还是股东,自然没这个障碍。

就说这些了,一句话,做董事还是要 “懂法”,才能 做个”懂事”的董事,权力大,责任重,且行且珍惜,也希望李、俞二人早日一别两宽,各自安好!还有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