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犯人连带退赔数额超出自己实际违法所得,是否享有追偿权?

案例:甲、乙、丙为帮助丁骗取被害人A的钱款,经共谋,由丙冒充顶替丁的妻子戊,甲、乙冒名顶替丁的父母“丁某甲、丁…

案例:甲、乙、丙为帮助丁骗取被害人A的钱款,经共谋,由丙冒充顶替丁的妻子戊,甲、乙冒名顶替丁的父母“丁某甲、丁某乙”,同时丁提供伪造的结婚证、居民身份证等材料,骗取公证处出具了确认“委托人丁某甲、丁某乙、戊同意将某房产作为抵押物为丁向A的借款提供担保”的公证书。同日,在甲、乙、丙等人的陪同下,丁与被害人A签订了房地产抵押借款合同,骗取了人民币160万元,并办理了房产抵押权登记。事后,甲、乙、丙等人从丁处共分得10万元。

案发前,被害人A以利息为名收回26.4万元。案发后,丁某家属代为退赔20万元。一审审理过程中,甲归还A1万元,乙向法院退缴了1万元。

后,二审生效判决书判决:乙已退缴的人民币1万元,发还被害人A;责令甲、乙、丙、丁连带退赔尚未退清的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111.6万元,发还被害人A。

本案在执行过程中,执行机关扣划丁个人银行账户存款111.6万元,发还给被害人A。丁全部退赔A 111.6万元后,是否享有对甲、乙、丙的追偿权?换言之,共犯人连带退赔数额超出自己实际违法所得的部分,可否向其他共犯人追偿?为解决丁的权利救济问题,本文主要从以下三方面予以评析:一、本案是否属于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二、已承担全部退赔款项的共犯人是否享有追偿权;三、能否以共犯人之间的责任大小确定其他共犯人的实际退赔金额。

一、本案是否属于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

针对共犯人连带退赔数额超出自己实际违法所得的部分后,与其他共犯人间的追偿权纠纷是否属于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司法实践中有两种观点:

观点一:共犯人退赔后在共犯人之间产生的关系不是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属于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共犯人作为共同退赃的义务人,各方之间并不因为退赃数额存在差异,各方之间的关系是在为减轻罪责而共同退赃基础上形成的,非属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属于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法院认为,各方的退赔行为已经在定罪量刑阶段予以评价,结果体现在各方的罪名及量刑幅度里,退赔行为并未影响共犯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2016)黔0602民初843号裁定书、(2017)黔01民终2447号裁定书、(2018)川0811民初4号裁定书等均持此观点。

观点二:共犯人退赔后在共犯人之间产生的追偿问题属于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属于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共犯人作为共同退赔义务人,各方退赔行为已经达到了对受损的刑法社会关系进行修复的法律目的,故各方在退赔之后内部之间的责任承担和划分,不再属于刑法应当调整的范围,不再涉及对刑事责任的处理,应当通过其他法律规范予以调整,以达到实质公平和正义。(2017)京02民终387号判决书、(2019)浙0702民初10958号判决书、(2020)渝02民终553号民事判决书等持此观点和倾向。

本文认为,共犯人连带退赔数额超出自己实际违法所得的部分后,与其他共犯人间的追偿权纠纷应当属于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理由如下:

(一)侵犯财产权利的共同犯罪属于侵权行为时,适用侵权法律规范并无不可

共同侵权行为要件包括:(1)需要有两个以上的行为人实施了违法行为;(2)具有共同的故意或者过失,可以是故意或者过失的混合,但是主观上需要有较为明确的意思联络;(3)他人的合法权益受损;(4)违法行为与他人的合法权益受损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针对侵犯财产权共同犯罪案件,各共犯人实施的共同犯罪行为同时符合上述四个要件且共同侵犯了被害人的财产权利,因此亦属共同侵权行为,共同侵权的法律效果是针对损害赔偿数额各共同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法律并未规定共同犯罪责任的承担排除共同侵权规则的适用,因此共犯人承担连带退赔数额超出自己实际违法所得的部分后当然享有依据侵权法律规范平衡己方的实质权利。

《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七条规定“民事主体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的,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不影响承担民事责任”;《侵权责任法》第四条规定“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事实上,刑法与侵权责任法皆为保护公民和法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保障社会经济和生活秩序的重要部门法。侵犯财产权利的一般侵权行为,可以通过民事法律规范予以救济;当侵权行为进一步发展,社会危害性达到一定程度,具有刑事违法性且应受刑罚处罚的时候,侵权行为转化为犯罪行为,应当依法承担刑事责任。刑法调整刑事责任关系之后,并不意味着刑事责任可以完全涵盖或取代民事责任。具体到本案中,丁在全部退赔A 111.6万元后,当然有权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请求甲、乙、丙承担相应的民事法律责任。

(二)各共犯人属于平等的民事主体,适用民事诉讼救济途径不违背相关法律规定

共犯各方通常均为自然人,系平等的民事主体,内部的最终民事责任追偿问题属于财产权益纠纷且应以侵权责任法予以调整,由人民法院受理该类争议不违背相关法律规定。

二、已承担全部退赔款项的共犯人是否享有追偿权

我国现行法律并未明文规定共同承担退赔、追缴犯罪所得法律义务的一方当事人独立承担后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共犯人内部追偿问题显然不属于刑事责任调整的范畴,但根据民法原则以及对相关法律规范的解释,民事法律责任恰好衔接了刑事制裁共同责任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并且作为一种救济手段,让该权益得以恢复。

如上所述,侵犯财产权利的共同犯罪属于侵权行为,各共犯人被追究刑事责任并不能改变各方已侵犯财产权这一侵权行为的性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支付超出自己赔偿数额的连带责任人,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具体到本案中,丁对外单方履行共同责任后,依据第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有权向共同侵权人甲、乙、丙行使内部的追偿权。

责任承担需符合实质公平和利益衡平。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公平守信,合理确定和履行各自的权利和义务,利益分配的结果方才符合公平正义。刑事生效法律文书判决甲、乙、丙、丁共同承担退赔违法所得的刑事责任,实际上由丁独立承担,如果丁不能向甲、乙、丙追偿,将导致丁承担全部的刑事责任,甲、乙、丙也因此免除己方应尽的义务,各方的利益将处于失衡状态。在执行程序中,由于履行能力的不同导致人民法院选择执行一方当事人丁,对当事人而言,如果只能被动接受而不能采取任何予以衡平救济途径的话,无异于鼓励被执行人之间互相推诿,同时滋生逃避人民法院执行的行为。这显然与人民群众朴素的公平价值观相悖,也不利于刑事案件被告人善意、诚实、公开地履行自身的法律义务。不同处理方式将带来迥异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两相对比则高下立判。因此,丁在对外单方履行共同侵权责任后,依据第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有权向共同侵权人的甲、乙、丙行使内部的追偿权。

三、能否以共犯人之间的责任大小确定其他共犯人的实际承担金额

《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共同犯罪法律规范区分主犯、从犯等并根据该分类规定了相应的处罚原则,刑事司法程序中以各共犯人在共同犯罪所起的作用认定其责任的大小,乃至认定各共犯人的实际违法所得。刑事司法判决书的相关生效认定在其后的民事追偿程序中均可由民庭法官直接引用并据此决定各共犯人的退赔比例并基于此决定认定追偿金额。

综上,在侵犯财产权利的共同犯罪中,因刑法调整刑事责任关系后,并不意味着刑事责任可以完全涵盖或取代民事责任,共犯人连带退赔数额超过自己实际违法所得的部分,有权依照民事侵权法律规范并基于共犯人责任的大小或者实际违法所得在共犯人内部之间进行追偿。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删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