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清算义务人违反清算义务的相关民事责任

近日,笔者在与客户洽谈一宗追究债务人股东违法清算赔偿责任的案件,遂决定整理以往办理此类案件的争议焦点及心得。 …

近日,笔者在与客户洽谈一宗追究债务人股东违法清算赔偿责任的案件,遂决定整理以往办理此类案件的争议焦点及心得。

1

股东清算义务责任案件的由来

近年来,许多在行业深耕多年的企业,原本经营得不错,都因为种种原因而亏损甚至倒闭。受疫情的深度影响,今年尤甚,笔者推断会迎来一波此类纠纷的高潮。但由于法律知识的匮乏,很多投资人在投资失败、资不抵债以后认为法人的债务只能以法人自身的财产对外承担责任,股东只承担有限责任,即股东只在出资的份额内承担责任。股东如果对法人履行了出资义务,没有虚假出资或者抽逃注册资金行为,便不再对法人的债务承担任何责任。于是出现了大量的空壳法人,有的法人在成立后,注册资金便被“巧妙”地转移走,如以高额工资、奖金、借支或者其他方式将注册资金提走,使法人没有自主财产进行负债经营,企图通过有限责任公司的“法人人格”逃避债务,侵吞债权人的利益,既不偿还债务,又不办理年检,也不处理公司的清算解散事宜,更有不少债务人直接注销(提供虚假的清算报告)公司。而当这些“空壳”法人因负债被诉诸法院时,债权人往往面临着一个虽然打赢了官司,却由于债务人无财产可供执行而导致其合法权利得不到实现的局面。

此时,大量的职业债权人(《九民会议纪要》引用,笔者对此称呼保留意见)粉墨登场,开始收购大量低价债权,对其提起强制清算之诉,在获得人民法院对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的认定后,请求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

法律依据

最有利的武器为《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的特别规定:

01

未在法定期限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导致公司财产贬值、流失、毁损或者灭失的赔偿责任;

02

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的连带清偿责任;

03

未经依法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的赔偿责任。

3

责任性质之争议

直接诉讼法理还是债权人代位权诉讼法理?笔者认为,它的请求权基础来自于《公司法司法解释二》及《民法总则》,有明确的记录,就是债权人可以直接告,不需要代为,如果需要代为的话,就应该按照《合同法》的代为规定去告。既然《公司法司法解释二》及《民法总则》明确规定了债权人可以起诉公司的清算义务人,不履行清算义务直接造成损害的责任诉讼,就是一个直接的诉讼法理。

4

因果关系推定规制之争议

部分法院的判决认为,只要公司不履行清算义务,导致公司财产灭失,就推定为有因果关系。作为侵权责任构成的因果关系,原则上由债权人举证;因果关系推定、举证责任倒置规则,需有例外规定,但我国的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都没有提到因果关系推定的问题,因此,笔者认为,推定仅仅是学理上的探讨,并无法律依据。

但是,在申请对公司的强制清算中,法院若以无法清算为由一纸裁定终结清算程序,可以起到因果关系推定的效果。也就是在我们申请清算的过程中,最终得到一个终结清算的裁定,也就是公司的财务账册没有资产、无法清算,所以终结了这个清算程序,因此可以认为达到了因果关系推定的效果。

然而,在办理此类案件的执行过程中,法院往往会先下终结执行的裁定,而终结执行裁定的前提是“无财产可供执行”,笔者却疑虑,既然已无财产可供执行,那么是否清算又有何意义?有无财产不因清算而发生改变,即便可以进行清算,最终清算的结果也是没有财产的,因此并未损害到债权人的利益。但这样一来,《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中关于公司清算义务人违反清算义务的相关民事责任的规定在司法实践中将变为一纸空文,这也是笔者认为上述因果关系推定仍有争议的地方。

5

是否使用诉讼时效及起算点

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2014)民二他字第16号《关于债权人主张公司股东承担清算赔偿责任诉讼时效问题请示的答复》: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的规定,作为清算义务人的公司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导致公司债权人损失的,公司债权人有权请求公司股东承担赔偿责任。该赔偿请求权在性质上属于债权请求权,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的规定,债权人行使该项权利,应受诉讼时效制度约束。”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的规定,该赔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应从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因公司股东不履行清算义务而导致其债权受到损害之日起计算。”

6

要求清算义务人

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是否必须先申请

有观点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公司强制清算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十四条第29项“债权人申请强制清算,人民法院以无法清算或者无法全面清算为由裁定终结强制清算程序的,应当在终结裁定中裁明,债权人可以另行依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十八条的规定,要求被申请人的股东、董事、实际控制人等清算义务人对其债务承担偿还责任”之规定,债权人应先对公司申请强制清算。

笔者认为,申请强制清算时法律赋予债权人的权利,而不是义务,现行法律也并无规定债权人必须先对公司申请强制清算。因此,对公司申请强制清算,并非债权人要求清算义务人承担连带责任的前置程序。

7

申请执行人可否在

执行程序中直接追加清算义务人为被执行人

笔者认为,执行程序中应当遵循“不得以执代审”的原则,不得剥夺当事人的程序权利和实体权利,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明确规定可以通过执行程序追加的16种情形外,其余应当通过诉讼程序进行实质性审查。因此,在此类案件中,清算义务人是否存在怠于履行义务的行为、是否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进而导致无法清算,给债权人造成的损失等事实以及因果关系的确立等,应通过《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中关于公司清算义务人及其民事责任承担适用法律的具体规定而进行实体裁判,不能直接追加。

◆结语◆

法律是维护国家稳定、捍卫民众合法权益的工具。因为历史、体制等原因,部分公司(股东)利用“法人人格”,名为向金融机构借款搞活经济,实则为骗取贷款据为己有,但并不代表清算义务人可以在现有法律框架下为所欲为。那么,在追究此类清算义务人的赔偿责任诉讼时,有哪些诉讼的技巧及抗辩的技巧?

而近年来,伴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推进,越来越多的历史久远的企业(主要为全民所有制)办理清退退出市场,而全民所有制的企业往往会以公司法并不适用于全民所有制企业为由进行抗辩,实务中也存在极大争议,亦是一直困扰笔者的实务难题。那么我们是否也可以适用《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追究全民所有制企业清算义务人的民事责任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