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证据规定背景下民事诉讼程序中免证事实的范围及适用

免证事实,是指无需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即可认定的事实,其目的在于减轻当事人的举证责任,便于查清案件事实。在民事诉…

免证事实,是指无需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即可认定的事实,其目的在于减轻当事人的举证责任,便于查清案件事实。在民事诉讼程序中,免证事实一般包括当事人自认和法定免证事实,本文分两部分进行阐述。
一、当事人自认

自认是当事人对不利于自己事实的承认,根据是否在诉讼过程中,分为诉讼内的自认和诉讼外的自认,民事诉讼程序中的免证事实指诉讼内的自认。

我国对自认的规定主要在两部司法解释中: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92条:

“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对于涉及身份关系、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等应当由人民法院依职权调查的事实,不适用前款有关自认的规定。自认的事实与查明的事实不符的,人民法院不予确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民事证据规定》”)第3条:

“在诉讼过程中,一方当事人陈述的于己不利的事实,或者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在证据交换、询问、调查过程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当事人明确承认于己不利的事实的,适用前款规定。”
(一)自认的特征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自认的特征如下:

1.需发生在诉讼过程中。在诉讼过程之外的自认不属于免证事实,如,双方在庭外调解中所陈述的事实不属于免证事实,但该事实极可能影响法官心证,为此任何情况下做事实陈述均应谨慎。

2.陈述的事实系于己不利。

3.自认的方式不限于当庭陈述,还包括诉讼过程中所提交的书面材料。

(二)自认的种类

根据《民事证据规定》第3条及4条的规定,自认分为默示自认(又称拟制自认)以及明示自认。明示是指当事人积极、明确的意思表示,而默示是消极的意思表示。默示自认中,当事人未直接对其意思表示进行表达,而系推定,故《民事证据规定》采用“视为对该事实的承认”进行描述。

构成默示自认应满足以下几点:

1.需满足明示自认中除明示外的其他特征,即在诉讼过程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的认可。

2.系对对方主张的事实即不承认也不否认。不承认也不否认可能有两种状态,沉默或左右言他。沉默是指未作任何表态,而左右言他是则又分为两种状态,即经历事实而有意避开或未经历事实而无法回答,区分上述状态的原因在于其产生的效力不同,即下列第三点。

3.前述事实需经审判人员说明并询问后,仍然不明确表示肯定或者否定的,视为对该事实的承认。对于前述的几种状态而言,经历事实而沉默不作任何陈述的,经说明并询问后,可视为自认;未经历事实而沉默不作任何陈述的,不应当认为属于默示自认;经历事实而有意回避,回答不知的,经说明并询问后,可视为自认;未经历事实而无法回答的,不应当认为属于默示自认。

4.审判人员的说明和询问需达到明示的程度。因默示自认系推定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故笔者认为因对审判人员的说明做较高要求,一般而言需做到以下几点:(1)需对该事实进行复述以及解释;(2)说明对事实即不承认也不否认属于默示自认;(3)告知其默示行为会引起的法律后果。

(三)自认的限制

自认具有限制,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92、96条以及《民事证据规定》第8条的规定,以下情况不适用自认:

1.涉及可能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

2.涉及身份关系的;
3.涉及公益诉讼的;
4.当事人有恶意串通损害他人合法权益可能的;
5.涉及依职权追加当事人、中止诉讼、终结诉讼、回避等程序性事项的。

上述情况属于法院依职权调查收集证据的范围,故不适用自认。

此外,自认的事实应当真实,若其与已经查明的事实不符合的,人民法院也不予确认。

(四)自认的效果

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92条以及《民事证据规定》第3条的规定,自认的效果是另一方当事人免于举证证明,属于免证事实。

(五)代理人的自认

代理人的自认不同于当事人的自认,两个是不同的概念,需满足一定条件代理人的自认可被推定视为属于当事人的自认。根据《民事证据规定》第5条的规定:“当事人委托诉讼代理人参加诉讼的,除授权委托书明确排除的事项外,诉讼代理人的自认视为当事人的自认。”从该规定看,代理人的自认被视为当事人自认的前提是:

1.代理人的自认需满足在诉讼过程中等当事人自认的特征;

2.当事人在代理人的授权委托书中明确对事实的自认排除不赋予其自认的权限,代理人即使自认也不构成当事人的自认,无法免除对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

《民事证据规定》第5条第2款规定当事人对代理人自认的否认权,其认为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场的对诉讼代理人的自认明确否认的,不视为自认。此时有几个问题需要探讨一下:

第一、当事人在场,但并未明确否认代理人自认,但其自认事实却与代理人不同时如何认定。笔者认为此时应该认可当事人的自认,基于两点:当事人系案件事实亲历者,其自认更可信;当事人的自认行为构成对代理人自认的明确否认。

第二、当事人未在场时,如何约束代理人的自认。笔者认为此种情况下,只能通过对代理人的授权进行限制,在授权中明确排除其对事实的自认权而进行约束。

出上述问题外,还补充一点:诉讼代理人的自认是否同当事人一样包括明示自认或默示自认。笔者认为诉讼代理人的自认只包括明示的自认不包括默示自认,原因在于代理人并非事实亲历者,对事实了解不全面属正常,对于某些事实无法回答属正常,若采用默示自认,则对代理人的要求过高。

二、法定的免证事由

除自认外,法定的免证事由也是民事诉讼程序中免证事实重要的组成部分。

我国民事诉讼中对法定的免证事由规定主要规定在两部司法解释中:

《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93条:

“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须举证证明:(一)自然规律以及定理、定律;(二)众所周知的事实;(三)根据法律规定推定的事实;(四)根据已知的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出的另一事实;(五)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六)已为仲裁机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事实;(七)已为有效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前款第二项至第四项规定的事实,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反驳的除外;第五项至第七项规定的事实,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民事证据规定》第10条:

“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须举证证明:(一)自然规律以及定理、定律;(二)众所周知的事实;(三)根据法律规定推定的事实;(四)根据已知的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出的另一事实;(五)已为仲裁机构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事实;(六)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基本事实;(七)已为有效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前款第二项至第五项事实,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反驳的除外;第六项、第七项事实,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上述两条规定均属于最高院作出的司法解释,故根据《民事证据规定》第100条的规定:“本规定公布施行后,最高人民法院以前发布的司法解释与本规定不一致的,不再适用。”据此,关于法定免证事由的规定应当适用《民事证据规定》第10条的规定,下文以第10条规定为核心,通过对比进行阐述。

(一)未修改的免证事由

与《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相比《民事证据规定》对前四项及第七项并未进行修改。

其中第一项“自然规律以及定理、定律”,属于不允许当事人通过相反证据进行反驳或推翻的事实;第二项“众所周知的事实”、第三项“根据法律规定推定的事实”、第四项“根据已知的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出的另一事实”,属于允许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进行反驳的事实;第七项“已为有效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属于允许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事实。

(二)修改的免证事实

《民事证据规定》修改的部分:第一、将原来第六项调整为第五项,即将“已为仲裁机构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事实”提前,并且将其除外规则,由足以推翻修改为有相反证据足以反驳;第二、将原来“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修改为“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基本事实”,将“事实”修改为“基本事实”。

对第一处修改是基于仲裁与诉讼的差异,仲裁对证据的认定无需要严格遵循民事诉讼证据规则,使其在认定事实的周延性上可能存在一定不足。故将其除外规则由“足以推翻”修改为“足以反驳”,降低了排除免证事实的要求。对第二处修改下文将专门进行阐述。

(三)“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基本事实”的理解

对于法院裁判所确认的事实,需要适用的前提是:1、适用于民事裁判领域;2、裁判已生效;3、生效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与本案相关;4、免证事实仅为确认的基本事实;

有一点需要说明,即“基本事实”的含义。“基本事实”见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70条第3款中,而在《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335条进行了解释——基本事实,是指用以确定当事人主体资格、案件性质、民事权利义务等对原判决、裁定的结果有实质性影响的事实

据此,“基本事实”是指对于权利发生、变更或消灭法律效果有直接作用的事实,对判决、裁定的结果有实质性影响的事实,基本事实是案件的核心,只有查清该事实才能使判决、裁定的结果正确。

从内容看,基本事实是用以确定当事人主体资格、案件性质、民事权利义务等主要内容所依据的事实对应基本事实的是间接事实、辅助性事实和背景事实,其中间接事实指对基本事实存在与否起到推定作用的事实,其对案件性质以及当事人权利义务和责任不起决定作用;辅助性事实是指用来推定证据的可靠性或者证明力的事实,例如证人的与当事人的关系等;背景事实是指案件纠纷发生的原因、经过、当事人动机等背景情况的事实,上述三种事实均不属于基本事实。

三、结语

无论是自认还是法定的免证事由,在正确适用的前提下,既可减轻当事人的举证责任,也利于法院查清事实。就两者而言,对自认的要求更高,一旦构成很难撤销。正因如此,在诉讼过程中,当事人以及代理人应当更加重视诉讼程序而不仅限于对实体规则的重视。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