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劳动合同的此“中止”,非彼“终止”

近日,人社部、最高法联合发布了第一批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涉疫情类的第一个案例是用人单位能否以新冠肺炎疫情属不…

近日,人社部、最高法联合发布了第一批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涉疫情类的第一个案例是用人单位能否以新冠肺炎疫情属不可抗力为由中止劳动合同。

基本案情

张某为某物流公司员工,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其从事跨省货品运送工作,月工资为5000元;物流公司于每月月底发放张某当月工资。受疫情影响,物流公司按照所在地区人民政府施行的防疫措施,自2020年2月3日起停工。2月底,张某发现公司未发工资,便询问公司人力资源部门,人力资源部门答复:“因疫情属不可抗力,公司与你的劳动合同中止,2月停工你无需上班,公司也没有支付工资的义务。”张某对此不理解,于3月初,通过互联网申请劳动仲裁。

申请人请求

裁决物流公司支付2020年2月工资5000元。

处理结果

仲裁委员会裁决物流公司支付张某2020年2月工资5000元。物流公司不服仲裁裁决起诉,一审法院判决与仲裁裁决一致,物流公司未上诉,一审判决生效。

案例分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物流公司能否以不可抗力为由拒绝支付张某工资。

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不可抗力是民法的一个法定免责条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九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一)》第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涉疫情民事案件,要准确适用不可抗力的具体规定,严格把握适用条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最高人民法院等七部门《关于妥善处置涉疫情劳动关系有关问题的意见》(人社部发〔2020〕17号)第(一)条规定:“受疫情影响导致原劳动合同确实无法履行的,不得采取暂时停止履行劳动合同的做法,企业和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依法变更劳动合同。”因此,受疫情影响的民事合同主体可依法适用不可抗力条款,但劳动合同主体则不适用并不得因此中止履行劳动合同。

本案中,物流公司主张疫情属不可抗力,双方劳动合同因此中止缺乏法律依据,仲裁委员会不予采信。物流公司自2020年2月3日停工,张某2月未提供劳动。根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妥善处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劳动关系问题的通知》(人社厅明电〔2020〕5号)第二条规定:“企业停工停产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企业应按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职工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若职工提供了正常劳动,企业支付给职工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仲裁委员会裁决物流公司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支付张某2020年2月工资5000。一审人民法院判决结果与仲裁裁决一致。

这个案例是不是意味着劳动合同不能中止呢?先来了解下劳动合同中止制度及我国法律相关规定:

什么是劳动合同中止

劳动合同中止,是指作为生效劳动关系当事人的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协商一致,或在出现不可抗力等特定情形时,为避免不必要的经济损失或其他风险,暂时停止履行劳动合同的部分或全部内容。实践中,经常会与劳动合同的“终止“混淆,实际上二者截然不同。

劳动合同中止期间的权利义务

劳动合同中止,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均可暂停履行合同义务,即中止期间劳动者不提供劳动,用人单位可不支付工资、暂停社保公积金缴纳,暂停履行的范围可协商确定。另外中止期间不计算为劳动者在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

劳动合同中止的方式

劳动合同中止分为协议中止与法定中止。

协议中止是指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双方协商一致中止劳动合同。实践中满足特定情况下协商一致可以中止劳动合同,在实践中产生于上世纪80年代,适用于国营企业的停薪留职就是协议中止的一种方式。协议中止可以签署书面的中止协议,在协议条款中明确劳动合同中止、中止事由、中止期间双方权利义务、中止期限、恢复履行等。

法定中止是指在相关法律法规中明确规定劳动合同可以中止的情形,常见的法定中止情形有:第一,因涉嫌违法犯罪被限制人身自由而中止;第二,因不可抗力致使劳动合同暂时不能履行而中止的;第三,试用期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停工治疗而中止;第四,因应征入伍中止劳动合同。但在实践中能否全部适用各地规定是不同的:在国家层面的部门规章中仅规定了劳动者涉嫌违法犯罪被限制人身自由期间,可中止劳动合同;其他中止劳动合同的情形均在地方性法规和司法实践中体现。

劳动合同中止的恢复履行

劳动合同中止情形消失后,除了已经无法履行的以外,应当恢复履行。

劳动合同中止的法律规定

现行有效的《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法律法规并无劳动合同中止的规定,但在个别规范性文件和部分地方有相应规定,因此在实务中需要结合国家及地方规定对劳动合同中止问题谨慎适用。笔者通过大量法规及案例检索,将全国大部分地区的地方性规定及操作依据汇总成表,以供参考:

综上,我国现阶段可以寻求到具有规范性效力的各类文件中,对劳动合同中止的规定地方性强,并且内容笼统。司法实践中,法院对双方协商一致、双方长期两不找、劳动者因涉嫌违法犯罪被限制人身自由的劳动合同中止案件均有确认。长期以来很少有因不可抗力引起劳动合同中止的案件。本次人社部、最高法联合发布的劳动争议典型案例起到了很好的指引和调整因疫情属于不可抗力为由中止劳动合同的问题。

那么疫情期间劳动合同到底可以中止吗?

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给我国乃至全球经济造成了严重的冲击,可以说是史上罕见。疫情对于司法来说也是一个挑战,从最高法的指导意见来看,法院对于民商事案件中疫情是否适用不可抗力要求严格把握适用条件,持谨慎态度。从国家层面发布的劳动争议典型案例中,疫情期间劳动法未引入不可抗力免责条款,是因为劳动关系不同于普通的民事关系,劳资双方具有天然的不平等性。如果用人单位因不可抗力而免责,则会直接影响劳动者生存权。劳动报酬是劳动者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即使出现不可抗力,劳动者的该项权益仍需予以维护,用人单位也应谨慎区分民事关系与劳动关系适用不可抗力的条件、法律后果,避免适用错误,侵害劳动者权益,并因此承担违法后果。

我们认为疫情期间劳动合同能否中止第一要看中止原因,第二要看各地规范。对于非疫情属于不可抗力为由中止劳动合同的,适用相关法律规范及地方性规范;对于因疫情属于不可抗力为由中止劳动合同的,即使各地有不可抗力作为劳动合同中止理由的地方性规范,因为司法实践中没有因不可抗力作为中止劳动合同的先例,且此次从国家层面明确了劳动关系主体不适用不可抗力免责条款,所以建议用人单位谨慎适用,避免风险。

疫情期间中止劳动合同的操作建议:

第一、了解当地的政策情况。企业受疫情影响生产经营困难的,考虑和员工中止劳动合同,以降低用工成本。由于劳动合同中止在劳动法、劳动合同法中没有明确规定,主要存在于地方性规范中,需要了解企业所在地的政策,企业可咨询当地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拨打12333或者向律师咨询。

第二、协商为主。对于允许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中止劳动合同的地区,企业与员工中止劳动合同应当协商为主,双方协商一致达成合意是最佳选择。

第三、书面约定,确保留痕。劳动合同中止应当以书面协议进行明确约定,并保障企业与员工的正确签署、送达。如因特殊情况不能当面签署协议的情况下,可采用电子签名,录音录像,签字后扫描拍照等方式先行保留电子版,再通过快递方式送达原件。确保中止协议的生效。中止协议内容包括:确认劳动关系的存续,劳动合同中止的事由,劳动合同中止履行的内容(工作任务的中止、工资等正常出勤的薪酬福利待遇中止等),劳动合同不中止履行的内容(员工对企业保守商业秘密、企业对员工个人信息保护义务等),中止的期限,劳动合同中止期间发生人身、财产损害的责任,争议解决方式等。

第四、适当倾斜,互谅互信。现实中很多一线城市有对连续缴纳社保才能买房买车的资格限制,社保连续对员工极为重要。疫情期间,双方中止劳动合同,除非当地有明确规定,建议企业承担社会责任,适当倾斜,互谅互信,不中止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公积金,同时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也符合社会保险法的规定。

第五、信守约定,灵活把握。劳动合同中止期限届满,企业应当按照中止协议约定保障员工重返岗位。对于员工在劳动合同中止期间已经找到新的工作单位的,向企业提出辞职申请的,给予理解,配合员工做离职手续。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已经持续半年之久,目前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有序开展,很多企业已经正常复工复产,但对于旅游住宿、餐饮、娱乐业、线下教育等行业全面复工略显奢侈,海外旅游等很多行业恢复正常更是遥遥无期。即使国家对企业出台了众多扶持政策,但很多中小企业因完全没有业务,不能回笼资金、资金链断裂,纷纷宣布集体降薪、裁员甚至倒闭关门。劳动法是社会保障法,优先保护劳动者权益,但如果企业没了,劳动关系也就消失了。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如何真正保障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双方的合法权益是法律人需要解答的现实拷问。相信随着疫情的解除、经济的复苏,深受疫情影响的行业总归会有触底反弹的机会,我们的公共政策、法律规范在疫情的大考之后也将会逐步健全完善。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