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死背后,有多少「律师」被当「驴使」?

最近一段时间,又听闻不少年轻律师因为各种原因猝死的消息。令人心情非常沉重。 新冠疫情就像一张巨大的网,困住了各…

最近一段时间,又听闻不少年轻律师因为各种原因猝死的消息。令人心情非常沉重。

新冠疫情就像一张巨大的网,困住了各行各业的人们。

 

各行各业的损失不仅是新闻报道中的以亿计算的麻木数字,更直接显示在每个行业的个体身上。

 

法律行业自然不可幸免。众所周知,律师本质上属于吃手艺活的高端服务业,靠的是为客户奔走。

 

资深律师人脉稳固,只当是休了个长假,好好放松一下。

 

中层律师数数手上还有的案源,至少饭碗还是够的。

 

比餐饮店老板还难过的,可能就是青年律师了。好不容易想着年后接几个新案子,结果一不小心就成了家里蹲。

 

正如有些青年律师调侃道:“以前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低收入群体,现在直接成零收入群体了。社区今年新春低保户能不能算我一个?”

 

在光线的写字楼中出入的青年律师们,有谁理解他们的困境呢?

1

年轻律师的经济压力,你想象不到

有一个律师们经常自黑的段子:

新人律师刚拿到日思夜想的法律职业资格证,兴冲冲地跳上了一辆出租车,高兴地对司机说:“哥们儿,你看看这个黑本本,我有了它就能赚大钱了!”

司机苦笑了一声,从油腻的座垫下掏出了相同样式的一本:“兄弟,我是首届的!”

 

最新的一项律师薪资统计数据显示,四川省有25%的年轻律师年收入不到5万,51%收入10万以下;而深圳有超过三成年轻的律师年收入不到10万,不少律师实际收入低于深圳的平均工资标准。

 

法学生进律所的前几年,都习惯戏称自己是“过了法考的司机”。律所招聘个全职司机要4000元,而青年律师干活儿堪称一条龙服务,2000元工资能招一大把,还有英语要求呢。

 

阿豪本科毕业之后回家乡西部某省会城市做律师,在微信上吐苦水说:“大学时经常做些兼职去看演唱会。那时候总感叹自己真是个穷学生,手里都没几个钢镚儿。现在毕业了发现,竟然比大学时代还穷?一个月2000块钱的工资不知道啥时候才是个头。”

许多年轻的律师除去付房租,连日常的开销都非常困难,同时还要尽量维持一个体面的律师形象。有的律师会选择尽量靠近本地执业,方便吃住在家里,选择去一二线城市起步的律师,前几年则不可避免地当上啃老族,索要一些生活补贴。

 

听上去不可思议,律师一直号称“中产的金领”,竟然会和月薪两三千的“穷苦形象”挂钩。“律师的收入很高”,这种误解通常来自各类律政影视剧,多金“何以琛”的形象误导了大众。真正的“何以琛”应该是律师界最头部的一小部分人,绝大多数年轻律师根本无法望其项背,二八定律显著,甚至是一九定律。

在同龄人都开始步入有房有车阶段的同时,青年律师们正在咬着牙迈出执业的第一步,安慰自己律师是个大后期红利职业,这种落差的心酸感一言难尽。

2

无处不在的案源压力

 

律师行业主要分为诉讼律师和非诉讼律师,人们最熟知的案源压力往往是对于诉讼律师来说的。

 

诉讼律师俗称“靠嘴皮子吃饭”,从与客户交接到亲自取证、出庭诉讼,所有的收入都来自于当事人的委托,普遍按照案件标的额计算相应费用。没有案子承办,就没有收入,这也就是为什么“开拓案源”成为青年诉讼律师最大的难关之一。

 

常见的一个误解是:“律师是靠时间熬出来的。”应该说,有的律师掌握了案源途径的,就出头了,收入直线上涨,而更多没有获取自己案源的律师不管熬到多少年收入仍然并不理想。

 

这直接反映了在律师工作年限和收入并不是呈现绝对的同增长比例。部分律师即使做到十年以上仍然处于较少的收入区间,而有些律师不出几年就能获得飞速收入增长,这其中的关键因素正是手中案源的多少。

大案好案都是事业有成的中年律师的,青年律师只能喝剩下的汤,在余下百分之二十的案源中厮杀争抢,直到自己成为领头狼之一才能摆脱这种高强度抢夺。谈案子、签合同、搜集证据、和公检法交涉、跟客户沟通、上诉成功率、执行、收费,整个案件流程中的每一处,青年律师都独自承担着当事人巨大期望的压力,拼命保住自己为数不多的饭碗。

那么大多属于团队化、公司制工作的非诉律师是不是就不用担心案源了呢?

 

非诉律师确实不需要自己去承揽案子,因为大多是通过律所的平台去接,然后由集体协作。

但是他们的最大的痛点是——现已经可以熟练办理的业务,若脱离了所处的律所平台,基本没有自己能接到的可能性。而依附于平台,则会被当驴一样使,无休止地疯狂拉磨。

3

成长,还是内卷?

年轻律师堪称最爱学习的人群之一,打开各种法律类公众号,各种知识类课程迎面而来,新出法规层出不穷,大脑容量永远赶不上立法的进度。一部《民法典》的通过,一下子各类付费课程就开始满天飞了。

律师是一个要求及时更新知识的行业。如果遇到了开庭之后,法官来一句:“这规定今年年初就改了。”那真是要哭晕在当场。

积极进取的年轻律师几乎没有个人时间——周末跟着师傅去各类讲座和交流会进修,白天在不同城市的法庭奔走,夜晚忙着演讲PPT的制作和案件资料的察阅,这就是所谓的持续性高能量输入转输出。

据传闻律师行业的淘汰率大概是50%,大部分人三四年没出头就被迫转行了,堪比重点中学的升学率。因此青年律师们也只能被迫不断奔跑,刻苦进取,才能在僧多肉少的行业里保证不被淘汰。

大家常说律师本质就是法律个体户,没组织,没保障,没领导,基本全靠个人,约等于白手学徒+自主创业,你不成长可咋办?

4

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青年律师猝死,一个沉重而常见的话题。此前,中银律所25岁的合伙人、金杜孩子刚满月的新律师去世,也曾引起一阵话题。熬夜工作已经成了这个行业的常态,有几个律师敢说自己没有通宵工作的经验?

2017年,锦天城一个年青律师忽然离世后,斯伟江律师为此事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悼念一个年青律师的辞世》,认为青年律师常因工作猝死主要是因为律师行业的激烈竞争和青年律师过度急于追求金钱名利,因此呼吁青年律师调整自己的价值观,注意珍惜自己的身心健康。

这也侧面印证了青年律师为了自我实现而疯狂进取,进而损伤身体健康的现象,确实已经成为行业的常态,这不是一个可以混日子下去的行业。

另外一个比较病态的现象是“以忙碌为光荣”,因为忙碌意味着案源多、有名气、水平高、收入丰厚,是律师行业年轻有为的象征。

忙碌是一件值得跟同行夸耀的事情,而早早就睡了则意味着发展不快,会不禁害怕断了口粮,因此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想要忙起来才好。

5

人际关系,最后一根稻草

最后还有一点,拉案源的必要性决定了律师行业是无法闭门研究的,必须跟外面的形形色色、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才能有更多的案源和收入。因此许多人都认为优秀的律师在人际交往方面比较长袖善舞、八面玲珑。

这个观点不完全正确,但有一定的道理。律师的社交方面确实相对其他行业更加丰富,越有社会经验的律师越容易对许多问题得心应手。

青年律师面临的主要人际关系是跟自己的师傅或者上级打交道,建立起稳固熟悉的关系。有些不幸的青年律师会遇到职场PUA或者压榨徒弟新人的上级律师,但是出于实习期执业证的考虑,只能忍气吞声。

老律师欺负新律师,言语辱骂、经济克扣、随意使唤等问题,是律师行业传统师徒制度下留下的陈疾旧症。许多青年律师都有苦说不出也没办法,加上经济上的不宽裕,往往心里比较郁闷。

外部的人际主要是针对广大的潜在客户,如何拉拢广大的潜在客户以及如何与同行交朋友而互通有无。各种法律交流培训、普法宣传、行业研讨会甚至所里客户的饭局,都需要花费时间精力去认真参与,得到各方潜在客户的认可,以期获得一些案源,打响自己的名气。

与公安、检察院、法院以及市场监管、税务、劳动社保等各类职能部门打交道也是青年律师被社会毒打的重要步骤。其他职业可能就是在办公室跟公司里的几个科室来往一下,而小律师们稚气未脱就要学着如何跟年龄、工作、环境完全不同的甲方乙方第三方沟通协调交流,注意跟各方都保持友好关系,真的是对情商的疯狂考验。

比较头痛的还有如何应对亲友甚至陌生人的白嫖式法律咨询,时常令人崩溃而又脸皮薄得无法推脱。稍微拒绝一下,立马就被骂自私、抠门、小气、无情无义——“这点举手之劳都不肯帮一下!不就是个律师吗有什么了不起!”然而,这个举手之劳可能是一下子甩过来几十页的合同,让你“顺手”帮忙审查一下。你说气不气人?

以上是一个本人作为一名刚入社会两年半的青年小律师的血泪经验。

今天也是忙到深夜的一天,不过可喜的是创收开始有了起色,买车的事情终于有曙光了,真要喜极而泣了。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加油吧,青年律师们。

关于作者: wenlaw

问律师-专业的法律免费快速咨询服务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律师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
热线电话